民心难测

公正党“爆料王”拉菲兹说巫裔对巫统支持率,出现有史以来新低,继上世纪90年代后第二度下跌至41%,而大马著名经济学者佐摩则大胆预测,大选落4月同时,国阵仍是赢家。

经历过美国总统选举的特朗普“逆袭”成功及英脱欧公投后,几乎让全球人对“民调”这档事的准确性大打折扣,质疑民调带着的“偏见”,将掩藏着真正的民思民声。
拉菲兹周日说由其成立的非政府组织“Invoke”,花了3周时间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向1000万大马人进行民调,获10万人回应,每10名马来人里只有4人选择支持巫统。
拉菲兹出道以来都是争议性人物,他代表着年轻、城市化和作风开明的马来一代,但破格的行径纵然在年轻巫裔群中深具号召力,在党内却是个“独行侠”。
拉菲兹的脸书直播,一天可接触到40万名马来群众。他善用年轻人活跃的平台,直击新一代的思想,所以有许多人评说,拉菲兹的政治是属于“未来式”的。
拉菲兹说希望联盟放眼攻破属于国阵的30个边缘议席,这些议席分布在柔佛、吉打和槟城等。
实际上,希联冀在来届全国大选中,靠攻下边缘选区的策略取胜,不是拉菲兹个人看法,较早前行动党中也有人提出,只要5%巫裔选票转向,一切就有转机。
槟公正党主席曼梳也附和有关说法,甚至直指希联+马来土著团结党这样的合作框架,更有望打下全马7至8州政权。然而,倘若形势一如蓝眼所言胜望甚浓,何以佐摩会看衰?
佐摩不是普通学者。他曾任联合国经济发展组助理秘书长。除了佐摩,早前也有外媒预测国阵仍可保住政权,而预测基础理据很清楚,即在野党分裂、没有具体替代方案。
马来票源自308后是一分为3,分别由巫统、伊斯兰党和蓝眼分割。但8年政治形势再迈向分裂,诚信党和土团党横空而出,再让马来票源碎片化,马来社会面对严重政治冲击。
蓝眼无疑是城市年轻马来选民首选,但乡村、宗教观念保守和以马来人权益至上的巫裔,仍旧占大多数。拉菲兹的民调,受访的马来人的年龄、教育背景和居住地,究竟为何?
剩下6名拒绝巫统者,是否为边缘议席选民?实际上,希联瞄准的边缘议席中,大部分位处半城乡,选区人民多为思想传统的保守派。
美国选举的民调失效,最大原因是进行民调的,都是民主党选民,抗拒民调的民众最后倾巢而出,却是倒向共和的保守派。
民意总是难测,在野党至今仍未能团结一致,提出具体的替代体制方案,或许是碎片化的马来选票仍觉得茫然,对改变现有体制忐忑不安的最关键之处。
摘录自  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