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阿德南打造的乐土

1月11日当天,在北京出差。手机工作群组收到“阿德南RIP”的信息,起初真不敢相信,但同事说消息已证实。我与随行采访的大马媒体团当时正要从采访地点步行回到酒店,大家听闻都大吃一惊,我们就站在零下11度的街道上努力翻墙,试图上谷歌网站搜索噩耗是否属实。

没想到,2017年初始,就传来如此令人心碎的消息。国营电视台的同行将消息转发出来,是,砂州首长阿德南离世了,他死了……处在寒天中的大家,一片静默。一名随行的马新社资深记者是砂州人,情绪低落了一整天,他心里一定十分希望自己能在砂州参与采访,亲自送首长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回到酒店休息,正好看到亚洲新闻台报道阿德南病逝的新闻,看着电视里“会动”的阿德南,仿佛他还活着,但想到他已经真的离开人世了,我也忍不住望着电视中的阿德南掉泪。
其实,我没见过及接触阿德南本人,这绝对是我采访生涯中的遗憾。我自认自己向来的确不怎么关心砂州及沙巴的新闻,我什至从未踏足过东马(身为大马人,实为惭愧!今年4月将首次到访古晋),去年3、4月开始热起来并于5月举行的砂州州选,才让我这个南马人认识到“阿德南”这个名字。
在华社普遍对当今政府不满之际,阿德南是少数令华社满意的国阵领袖;原因很简单,阿德南勇于为华社发声,他打从心里地认可华人是大马的一分子,与所有大马人享有平等的权益,没有种族与宗教之分。
这与华裔部长或国阵华裔领袖为华社争取权益的方式与态度是不同的。尤其阿德南身体力行地在砂州承认统考,让统考生能在砂州成为公务员,这是大马独立了近60年来,联邦国阵政府都做不到的事。
首相纳吉说,阿德南是真正的一马领袖。的确,他贯彻了维护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一个马来西亚,你我都是大马人的精神。高瞻远瞩的他毅然将英文设为砂州官方语言,他让砂州的非穆斯林安心的使用“阿拉”字眼,他极力反对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伊刑法私人法案……砂州就像是整个大马中的“世外桃源”。
砂州的脚步与方向或许不一致,但砂州人都愿意跟随首长的指引前进,首长为他们打造了一个免于种族主义,勇于争取自主权的砂州,他们对首长有绝对的信心。而人民的支持,也让阿德南有了“与众不同”的勇气。他曾经就说,他不怕被主流政治排挤或边缘化。
如今,阿德南走了,他再也不能为砂州做些什么了。他所坚守的原则,他不让西马国阵政党入驻的底线,下一任首长是否会继续推行阿德南的政策,又会不会为阿德南完成争取自主权遗愿?
隔着一片海,西马的我们都非常非常的羡慕砂州人,只因为阿德南——一个受到百万名砂州人及全国千万名大马人敬仰的明君。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主场在野·作者:庄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