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改革只走了一半

阿德南的突然过世,是砂州人民的最大损失,也使去年州选中对他寄予厚望,打造新砂州权力回归本土者痛心与担忧,其继承者是否有能力及胆识与中央政府继续商谈砂州在宪法之下所拥有的权益?

自阿德南从前首长泰益马目接棒首长职之后,他的团队是依当年砂州组成大马时所签署20条款下的权益。这包括明确的写明砂拉越、沙巴、新加坡及马来亚,是以对等地位组成马来西亚。
砂州在中央政府的精心策划下,其地位一步步被蚕食,最终沦为大马的一州,而其所能分享的权益与拨款,与其他州无异,甚至比西马各州少,也忽略了该州发展,致该州广大土著仍生活在贫穷线上。
依宪法争应得权益
自从阿德南走马上任后,他开始依宪法向中央政府公开争取各种应得权益,并敢把722定为砂州(当年脱离英国独立)的公定假期。
他勇者无惧的与中央(或巫统)政府据理力争,这不但使首相纳吉对该州另眼相待,已多次访问该州,以安抚他及老百姓的不满情绪。
由于阿德南一而再的公开向中央呛声,在民间掀起一股本土意识,也有人重新高喊“砂拉越人的砂拉越”,也有人恫言,如果中央政府不归还砂州人的权益,砂州应退出大马。
他的清廉与积极争取砂州权益,使他成了朝野政党所尊敬的首长。他也利用此效应,在去年10月的州选中,以狂风扫落叶勇态豪夺82席中的72席,使州国阵成了中央政府的闪亮之星,也给中央政府对来届全国大选看到东马定存州依旧。
贯彻砂州人共荣共存
阿德南也给华社不俗的关照,如承认统考、拨款给华校、公开赞扬华裔对砂州的卓越贡献。他也强调华裔非外来移民,而是砂州的一分子
他更贯彻砂州人民不分种族宗教的团结一致、共荣共存,成了国内多元化社会的典范。    他原计划担任首长5年以完成其打造新砂州的宏愿。可惜,他只掌权年余就走了。其继承人会依其既定政策去落实砂州人的宏愿?
后阿德南的砂州之政局如何发展?中央政府是否会威迫利诱的收编其继承人?
摘录自  南洋商报 /许元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