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安华?

随着上诉失败,意味着安华离首相一职,又后退了不僅一步,当2018年,安华刑满出狱后,再历经5年禁选,安华年迈,身子健康、精神如何,尚且别说,然而,5年內,整个政治局势将会如何变化,则是一个问题,所以目前,希联倘若仍然执着于安华必须是希联内定首相唯一人选,似乎有些言之过早了。

前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敦马哈迪,爽然公开表明,接受希联推出的任何内定首相人选时,是不是已将这点考虑在内?然而,明面上,敦马为顾全大局,不争相位的举动,充分显示了他与希联合作的诚意。
事实上,为了在野党能夠团结一致,共同对抗国阵,敦马可谓心机算尽,前吉打州务大臣兼敦马儿子慕克里,不只刻意采取低调,更刻意回避,任何不关重要的公开场合,企图以行动粉碎敦马反国阵是为其子、争取首相一职铺垫的流言,孰轻孰重,敦马看得比任何人透彻。
当然,政治上是没有永久的不变,敦马父子日后是否会出手一夺相位,还属未知数,但此时此刻,敦马父子委曲求全的政治智慧,却是让人赞赏。
行动党林吉祥认为,假设希联可以如愿执政中央,在安华尚未恢复自由身时,过渡首相一职,应由安华夫人旺阿兹莎代理,土著团结党总裁慕尤丁出任过渡副首相,只是这算盘打不响,希联另一成员党诚信党,以伊斯兰教角度来反对,恰似当日伊斯兰党反对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州务大臣一职,因为在伊斯兰教教义里,女性确实有许多不便,尤其是在皇家礼仪上。
公正党总祕书拉菲兹认为,目前不是讨论內定首相人选的最佳时候,他的说法,为他引来了不少认同;毕竟希联能否执政中央,还得看來届大选成绩,与其浪费时间纠结于此问题上,不如踏踏实实用行动来争取选民手中一票,如果当日民政党诸公也明白这道理,就不会有308变天,丢了槟州政权。
我国首相一职的产生,是由选举中赢得多数国会议席的那一方阵营出任,独立以来,国阵一支独秀,所以,首相一职自然也是国阵囊中物,而传统上,国阵是以巫统为首,故此,首相之位理所当然落在巫统头上;然而,希联若是真能有幸执攻中央,就意味着历来以久的传统已被打破,那么,希联是否有考虑过,可否采用其他方式来决定首相一职人选?
希联内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如巫统般强势,可以镇压住其余成员党,因此,类似国阵产生首相人选模式,根本上不适合于希联,假如希联执意模仿,最终必会成了隐患,长久之计,希联的确需要设立一套属于希联自身如何产生首相人选制度。
直选产生首相应该是目前希联可以接受的方法之一,由希联各成员党各自提名一名首相人选,通过选举的方式,推选出合适人选,如此一来,不僅可以降低各成员党因争夺首相之位,而造成摩擦,且可以避免再次重复类似国阵一党独大的局面,至于是全民公投,抑或是希联内部自选,则需由希联各成员党共同商议研究。
成员党轮替制度也是种适合希联方式之一,由希联各成员党排排坐,轮流作庄,然后当届成员党内部自行推举首相人选,再报上希联最高理事会定夺,用这种方法的最大好处,是每个成员党都有机会当家作主,而无须掏空心思,勾心斗角;但这种方法的最大问题,是希联短期内不可再增加成员党。依照目前希联结构,每个成员党都得等三届,方获得一次推举首相人选的机会,假如一届5年,三届则需15年,若果再加入其他新成员党,轮替时间则必须拉更长,这样一来,等到有机会应届时,恐怕黄花菜也都凉了。
希联理当记取当年民政党的“槟州首长”之争,现在谈论首相人选,或许可能会过早,但讨论如何遴选首相的制度,却不能不早。
应知道,唯有健全的一套制度,才能保住国运永昌盛。
摘录自  中国报 /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