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朝换代之难度

去年,在马来人大团结的口號下,巫统主席兼首相纳吉和过去最大竞爭对手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共同出席参与声援在缅甸受迫害的罗兴亚人集会。另一边,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则出席民主行动党代表大会,也和过去敌人林吉祥和有宿怨的前副首相安华的妻子旺阿兹莎等其他希联领袖同坐一起,並且讚扬过去被自己指责为华人沙文主义的行动党,是马来西亚化的多元种族政党,还和希联领袖一起高举手展示团结之势。

这种现象,若要在几年前问人是否可能发生,相信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但是世事如棋,政治更是如此。只要利益一致,仇人也可以变成朋友,朋友也可以变成仇人,从来就不是绝对的。
伊党与民联决裂
国阵和希联两派展现团结誓师,欲在不久到来的全国大选一决雌雄,以二者的阵容来看,到底胜负如何呢?
巫统的支持力主要集中在乡村和半乡镇的马来选区,加上我国选区划分向来偏重巫统利益,使得巫统票仓在不公平的选区划分下,只需要少数人就能代表一个国会议席。就是这种制度的缺陷,使得巫统在505大选即使全国总得票低于民联也能成功执政。
马来乡村和半乡镇的选区一向来是巫统和伊党的兵家爭夺之地。二者为了得到马来选民的支持,竞相比较谁最伊斯兰化,这就造成了我国从世俗国逐渐走向伊斯兰化,对各族和宗教的和谐,以及民事法和伊斯兰法的纠纷带来了相当严峻的问题。
宗教色彩鲜明的伊党,势力主要集中在东海岸一带,难以扩张到城市地区。籍由烈火莫息事件吸引了不少进步思想的人加入伊党,並和公正党及行动党合作组成联盟,政治势力得以扩张。但是因为伊斯兰刑法的政治理念数次和行动党產生矛盾衝突,造成二者分分合合。虽然通过联盟使得伊党在308和505大选中成功走进城市,並且史无前例获得过去不能得到的非穆斯林选民的支持。
但是,伊党一直想籍著和反对党联盟而施行伊斯兰法的目標,受盟党限制而不能达成,且其保守派思想也无法成为联盟中的核心思想。再加上比较实务的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逝世,使得党內保守势力抬头,將进步势力几乎斩尽杀绝,进而演变到和民联决裂。党內的进步派最后出走纷纷组成诚信党,与民联组成新联盟--希联。巫统为了分裂民联,通过政治许诺支持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扩大伊斯兰法权限的法案,更成为撕裂民联的一个重要推手。
伊党受制于意识形態而犯上重大的战略错误,就是政治定位模糊了,不上不下。他不是反对党,因为他和执政党走得太密;他也不是执政党,也很难得到国阵的选票。一个政党地位模糊,最后是两边都不討好,得不到新选票同时也必然会丧失大量固定选票。
不敢无视东马盟党
尤其之前在吉兰丹水灾时拯救不力,又失去了精神领袖聂阿兹。所以下届大选,伊党恐怕汲汲可危。因为现在伊党过于亲国阵,所以希联在「招安」不遂下,可能会出现国阵、希联和伊党三角混战。这样伊斯兰党会输得更惨!所以我预计伊党会是来届大选最大的输家。加上因为对民联的背叛使得诚信尽失,估计伊党可能会一厥不振。
巫统为了撕裂民联,並稳固和加强自己在乡村和半乡镇的马来选票,所以摆出一幅支持伊党扩大伊斯兰法的姿態。但是这只是作秀成分居多,最后会利用完伊党贏得大选后就將其拋弃。这是因为巫统本质上是不支持哈迪阿旺扩大伊斯兰的法案。他可以漠视马华和民政这些盟党的意见,但是绝对不敢无视持有大量议席的东马盟党的不满。因为国阵在最近两次大选能够维持执政,关键都是在东马的议席拯救了巫统在西马的失败。
伊党本来就是希联爭取乡村和半乡镇马来选票的关键力量。隨著民联分裂,虽然得到诚信党的加盟,但是太年轻的诚信党难以承当本来伊党的角色,是否能获得本来伊党的票源之三成,恐怕还是疑问?
划分选区增添难度
可民联分裂同时,巫统也因为敦马哈迪一派的人对当权派首相纳吉的不满,在一马公司这事件作为引爆点而分裂出一个土著团结党。因为敦马哈迪曾任职22年的首相,无论在巫统还是马来民间都有一定的声望。土著团结党能否帮希联爭取更多乡村和半乡镇的马来选票呢?这需要通过一场大选来验证。
另外,土著团结党如果获得显著国会议席的话,是否可能以此作筹码,换取巫统迫使首相纳吉下台而回归巫统,让敦马哈迪再次號令巫统呢?
在城市选票几乎回流巫统无望的情况下,乡村和半乡镇的马来选票,已经成为国阵和希联必爭的选票,更是决定谁主江山的关键。巫统自然希望通过新的选区划分,將更多乡村和半乡镇的马来选区划多出一些出来,提高自己胜选的机率。反之,希联也会倾力阻止。按照目前选区划分,到底需要多少比率的乡村和半乡镇的马来选票流失,才能造成国阵失去政权呢?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每一次选区划分都是利于巫统的。这也使得改朝换代的难度越发困难了。唯有巫统流失的马来选票足够多,而且非常多,否则以目前的选举机制来看,除非NasiLemak卖一百元一包,不然根本就不可能通过选举换政府。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朱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