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坚持 旺姐失威?

前首相、也是土团党主席的敦马哈迪,日前指责政府发放一马援助金是一种贿赂形式,遭到国阵部长炮轰是不奇怪的;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旺阿兹莎也不支持敦马的说法,导致两位党领袖“面左左”。

在旺姐公开反对敦马的谈话数天后,敦马再开腔,重申他坚持他的论点,就是“一马援助金乃一种贿赂方式”。他在其部落格撰文指控,一马援助金本来就是纳吉政府用来收买选票的工具。

马哈迪提出两个主要的理由来加强他的论点。第一,这援金是在靠近上届大选前发放的;第二,它是通过巫统发放,这明显就是要巫统获得知名度。

他说,如果这项援金会增加,又包括在国阵的竞选宣言裡,那就是贿赂无疑了。不过,敦马没有说明上回的宣言有没有这样清楚写明。

无论如何,即使敦马的指责没有夸大或扭曲,他的言论也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在希盟这边,除了慕尤丁附和他之外,尚未听到有支持的声音,除了旺姐唱了反调。

有人觉得,旺姐这麼样公然显示她和敦马不咬弦,是很不寻常的动作,难怪有人甚至要问:这是她在向巫统伸出橄欖枝?

作為安华的太太,她当然不会忘了他是公正党的主席,反对党阵线的主要成员党;她更不会忘记,是谁送安华进监狱的。

支援敌对政党做法不恰当

政治就是这般无情,胜者為王,败者為寇;你要称王,就必须有办法得到民心,能在大选时赢得最多的席位组成政府。

希盟,或者说希盟+1,现在正致力要寻求“翻身”,要打进布城。而要改朝换代,最关键的条件是反对党的团结应战。

从旺姐公然反敦马一点看来,反对党的团结是很脆弱的,主要原因是反阵,也就是希盟,没有一名真正的领导人,缺乏“灵魂人物”。这个重要人物,以前是安华,在安华入狱后,希盟便出现群龙无首的状态。

表面上看来,旺姐既是公正党的主席,也就可以代夫领导希盟,但她并没有“希盟主席”的名堂,跟国阵有国阵主席和完善的组织不同。她更没有安华的能力和魅力。

假如希盟的组织完善,公开“唱衰”自己人的事是不会发生的,特别是高层人物之间。

在敦马和旺姐斗嘴这一节,我认為,旺姐去支援敌对政党,不论她的论点是否合理,她的做法已经很不恰当。她这麼做,是不是形同“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团队的团结精神何在?

平心而论,旺姐也承认她不适合搞政治和担大旗,她是代替丈夫出来稳定局面。她如果知道自己的局限,就应该知道“安分守己”了吧。

摘录自 光明日报 /金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