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再穷不能穷教育

华小面对的问题一萝萝,可说是罄竹难书,师资缺乏、学校面对校舍不敷应用,以及遭白蚁蛀,迫切需要维修,如今却因拨款迟迟没有下文,令华校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本周日就是2017年了,然而2016年华小拨款5000万令吉仍然未到手,令人感到吊诡的是,教育部说没有拿到拨款,财政部则说这笔款项已拨出,到底这笔项拨款去了哪里?
其他源流学校却没有出现类似问题,如果有的话,早就呱呱叫了。叫华社无法接受的是,去年及今年度的拨款比2014年减少了一半,为何拨款仍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对华小很不公平。
务必争回拨款
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说,华小5000万拨款一定要拿足,一分也不能少;身为副部长讲得如此实牙实齿,希望他跟紧一点,务必在今年内争回这笔拨款,不要让华社失望。
无可否认,各源流学校教育都是国家非常重要的一环,一定要由国家来主持和管理,让孩子在良好的环境下学习成长,将来为社会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
让人感到遗憾的土著权威组织主席拿督依布拉欣认为,华小不符合国家教育议程,以及违背国家政策,因此该组织或会在法庭兴讼,检讨华小符合宪法。他们不排除将这件事带上法庭,申请司法检讨,看看华小或淡米尔小学是否有资格得到政府拨款。
想不到独立了将近一甲子年的我国,还有人不断的排斥华小,须知,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文化的国度,这种特殊的国情是谁也不能改变的。
在《联邦宪法》和《1996年教育法令》条文下,国小、华小和淡小都是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享有同等地位,这个权益获得法律保障
针对华小5000万令吉拨款没有着落,彭州关丹一所华小董事长拿督朱源安说,拨款已经少了一半,政府怎样穷,也不能穷教育,可说一针见血。
摘录自  南洋商报 /陈福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