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州政府须清扫不法行业 别向正当商人叫嚣报復

(真相网/程义)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抨击“红衫军”首领嘉马擅自突击非法赌博中心和色情场所,而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则号召网民杯葛实施“不可带入非清真生日蛋糕”的麦当劳快餐店。只是,行动党政府何时才会扫荡非法和害民的场所,而不是只敢向正当商家叫嚣?

 

槟州华教人士黄家业因批评槟首长林冠英而惹祸上身,结果他在槟威两地开设的4间连锁餐厅短短数日内全遭执法人员上门刁难,无可置疑是毫无风度和道德的政治报復行动,但是,行动党上下没有一人敢出声维护平民百姓的言论自由。

 

到雪州政府大厦外抗议制水而得罪雪州大臣阿兹敏的嘉马,同样受到雪州政府的政治报復,上门拆除嘉马的渡假村建筑,令他损失惨重。不同的是,作为巫统大港区部主席的嘉马既然是政治人物,吃得咸鱼抵得渴,还敢敢作出反击。

 

嘉马不但擅自拆除地方政府查封其生意的封条,还率队突击多间位于雪州的非法行业场所,以抗议州政府针对性执法,却对各地明目张胆经营的非法行业视若无睹。他也质疑希盟的国州议员有受贿之嫌,抑或是不关心民生而对这些害民行业无知无觉?

 

欧阳捍华抨击嘉马是为了掩饰自己过错的“甘榜冠军”,自行操纵法检查非法营业的赌博中心和色情场所。可是,欧阳先生何嚐不是掩饰本身作为行政议员的过错,没有勤加取缔这些非法行业,任由色情赌博活动荼毒子民。

 

对于这些严重损害社会的不法活动,欧阳捍华声称地方政府执法人员无权定义或诠释非法的“定义”,警方才有权执法,嘉马要认清对象提出抗议。地方政府的权限只能管理商业活动,取缔没有营业执照的商家。

 

对于公然经营的赌博机活动,地方政府和人民代议士就算不能执法,但不能向警方举报吗?州政府有本事拆除摧毁正当生意的建筑,却不敢碰赌博机中心,这是失职和推卸责任。

 

迄今仍为行动党全国各地政治讲座忙碌站台的丘光耀,则宣布要发动杯葛麦当劳快餐店,但这位自夸武功高强的“高手”同样不敢向非法商家叫嚣,只敢打压正当商人。在巫青团到槟州示威时,丘光耀并没有出来抵挡,而是逃到吉隆坡渡假。

 

丘光耀自称维护民主自由,如今槟州政府打压黄家业的言论自由,逼害一介平民,他是否有仗义直言?针对槟州境内同样猖獗的非法赌博和色情场所,包括州政府大本营的光大大厦裡被揭有多处不法商店,丘光耀何时会上门“踢馆”,或是秉公处理向警方投报?

 

槟雪两州希盟政府不应自欺欺人,必须优先清扫州内的不法行业,才向正当商人动手进行“例常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