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团党困在性丑闻

土著团结党内斗内行,两桩性丑闻困扰著马哈迪倒纳吉的前进步伐。原本受委任為妇女组主席的阿妮娜疑因涉及性丑闻遭革职。她曾任巫统浮罗交怡区部妇女组主席,以女汉子身姿代表巫统“追讨”26亿令吉政府献金,最终被开除党籍。凭著这“杰出”表现而进入土团党,但一个多月后就被否认曾正式受委為妇主组主席而仅是党中央最高理事。

对她捅上一刀的竟是她的前助理Haiyan Uqba实名爆料。大量的有关通讯记录、截图和语音,甚至是照片短短数日内在社交网站上广泛流传,马来社会关注和议论一时展开骂战,使到阿妮娜对她的形象毫无招架之力。土团党将她革职看来是要消毒。

另一边厢,巫统峇都加湾区部前副主席凯鲁丁,年前向外国举报关於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举动一炮而红。被视為马哈迪的心腹,但他月前突然退出土团党蓄势待发。他打蛇随棍上,要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交代他被指涉及与有夫之妇有染的丑闻,以免在下届大选成為巫统攻訐土团党的把柄。

凯鲁丁与慕尤丁据说不咬弦的癥结是安排自己人谋求党职產生矛盾。如今他要慕尤丁难看或甚至抱恨下台,一般人联想到马哈迪的儿子慕克里兹身為副总裁就可顺理成章顶替慕尤丁位子,如此一来,土团党主席马哈迪就可组成父子档操控土团党。与公正党夫妻档及行动党的父子档平分秋色。

马哈迪矢志推翻纳吉,这两年来已淘空心思,1MDB和26亿献金的炒作已使围观的群眾疲劳,毕竟,任何重大课题就如把石头拋上空,迟早会落地而由杂草围盖起来。老马成立以马来人為中心的土团党,至今还没有振翅高飞的乐观景象,主要是招揽到无处投靠的前巫统失意分子前来栖息,党内外有恶评指土团党收的是垃圾。在马来社会,如果反巫统,人们寧可选择伊斯兰党和公正党,毕竟,他们普遍认為,老马执政22年并没有改善族群地位,只是培植了朋党致富。

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

但曹操也有朋友,行动党的林吉祥已不计前嫌把敦马视為可共同救国的战友,比起希盟伙党,他的吹捧能力无出其右。林吉祥忘了今天的国运腐败是敦马造成,而巫统的继承者只是延续他的政策继续腐化。行动党试图在土团党、公正党和诚信党之间穿梭,迟早会被指责為双面人或是分裂马来人的推手。

土团党以1+3的姿势与希盟结盟,但关係仍然脆弱。敦马转枪口对準纳吉发放一马援助金,并标籤為贿赂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即时反驳并无不妥,此乃人民权益。从这件事看来,希盟与敦马在未来治国方针上和政纲只是一张白纸。如果敦马的土团党有种白纸黑字在政纲上写明废除一马援助金,那么,希盟势必与他划清界线。

在野党之中,只有伊斯兰党不动声色待价而沽,但已表明不与行动党和诚信党建立任何关係。它未来大选与巫统密谋选战的分配几率颇高。如此将威胁到公正党和土团党的胜望。即使行动党再度获得华裔支持而赢得可观席位,也未必能震憾马来人固若金汤的政权。

因此,行动党对仅有7个国席的马华穷追猛打,意味著马华的消亡就能让行动党顺势取代其地位而进入国阵或反盟,以点缀大马的多元特性。大马华裔选民满腔热血的改革起点,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

摘录自 中国报 / 林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