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共同敌人 没共同首相

林吉祥主张由旺阿兹莎及慕尤丁出任希盟新政府过渡期正副首相,公正党拉菲兹及土团党宣传主任卡马鲁丁都说反对党别再讨论这课题。马哈迪也认為不应点名希盟首相人选,以免有人感到失望而内訌。再益依布拉欣指有更恰当的局外人适合当首相,他也揭露慕尤丁正在巴结阿兹敏合作包揽正副首相职,因此推测土团党终会靠向伊党。

马哈迪及希盟领袖都在强调任何斗争、战争,你的敌人的敌人,就是你的朋友。支持特朗普的政治哲学家齐泽克,在“佔领华尔街”的演讲中曾提醒人们“不仅要提防敌人,而且要提防那些假装是你朋友的人”。

打破政客绑架

《世界是平的》作者佛裡曼以书影响全世界,却改变不了自己的国家,他呼吁“美国需要一位能建立共同愿景的总统,而不是一位塑造共同敌人的总统!”出版人王力行说,台湾要打破政客绑架我们于恐惧的敌对中,是不是该学学佛裡曼站出来大声疾呼:“我们需要一个真正能建立共同愿景,而不是共同敌人的总统!”

马哈迪日前在《大专法令威胁大学生权利》讲座会上面对大学生逼问,会否站在同一阵线支持废除大专法令,甚至恫言不支持土团党;身為当初修改大专法令加紧打压学生的马哈迪非但不反悔,还说作為务实的人,他只会做能力所及的事情,就是推翻现任政府。马哈迪现在表扬大学生上街示威,却对箝制大专生的大专法令引以為荣。“能力所及的事”之说语带双关,似在强调除非令伯当首相,否则,令伯也无能為力!

只有废除纳吉是马哈迪“能力所及的事”,一旦马哈迪挽救了大马,那些人民极為期待的反对党政治改革、清廉施政、透明问政、司法独立、国会民主、选举公平、搞好经济、废消费税、承认统考、免费大专教育,废土著与非土著区分等等更棘手的大事,还有谁比马哈迪更“能力所及”?

已宣佈不主导政府,甚至放弃执政党平等权的行动党,能主导废除恶法吗?马哈迪曾联手安华发文告狠批国安法令侵蚀民主,希盟掌权后,废除大专法令既不是马哈迪能力所及的事,他何来“能力”废除侵蚀民主的国安法令?

马哈迪说纳吉一倒,大学生就可以派出代表要求新政府废除大专法令。这下可好了,推翻纳吉后,人民可以派出代表要求新政府废除消费税,派出代表要求新政府废除国安法,派出代表要求承认统考等等,新政府上台前因“能力所不及”而没作过任何承诺,人民必须以宪法為依规提出要求,新政府才会加以考虑。

认清共同敌人

假设不幸“要求”不到,可别去要求反对党协助,必须认清在野的国阵就是我方的共同敌人!不过,一旦推翻了纳吉政府,无法主导政府的行动党一定会极力争取执法员主导权,努力凑巧地逮捕没有缴清各种传票、拖欠各种税务的敌对党党员,积极取缔巫统及伊党党员非法扩建的房子,尤其是建在路墩上的违规档口,还有在甘榜没戴安全帽的巫统及伊党骑士,以彰显希盟政府色盲的本色。

以前喊“制衡执政党,壮大反对党”一定是火箭的人,推翻纳吉政府后再这样喊,一定是马华的人。己所不欲,即施予民。把官字两个口,演绎得淋漓尽致。

道德陶醉是最能麻痺人的,当民主取得阶段性成功时,政客往往假借民主旗号去实行他的专制。清醒者的吶喊,只会消逝于装睡者的呼嚕声中,但没有能力解决现实问题的政治正确,终将会被歷史所拋弃。

摘录自 中国报 /赖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