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马来西亚华文教育

除了两岸三地,我国是全球唯一拥有小学、中学、大专完整华文教育体系的国家。虽然我国华文教育蓬勃发展,但从华小到独中的校舍仍严重缺乏,或许有人会问,校舍不够为何不增建呢?

事实是,如果华文教育没有得到国人和政府的认可,建再多的校舍也是无用,也不会有学生报读。华教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必须归功于一直以来为华教拋头颅洒热血的先贤,以及目前仍为华教孜孜不倦付出的华教人士和团体。
可是我们也要接受一个事实,就是国阵政府一直以来对华教的开放政策的努力上略有不足,但至少华教还有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反观我们的邻国如新加坡、泰国、印尼等,在过去数十年来华教的发展仍远远比不上我国。由此可见,国阵政府从最初到现在都没有消灭华文教育的意愿。
精益求精的诉求
在现有的政策下,我国华小的发展是不受限制的,而独中生报考统考方面也从来没有受到阻扰。儘管国阵政府在面对华裔普遍支持反对党的情况下,现有的华文教育学府和机构都一如往常在办华文教育。这是国人的权益,在国家宪法,或者是1996年教育法令都清楚列明学习母语的权利,这点毋庸置疑。
若要谈我国华文教育的权益的话,个人认为可从以下几点来进行诉求:1.增加华文教育拨款;2.制度化增建华小校舍;3.確保华小师资的充足;4.確保母语教学不变质。
对我而言,这些都是精益求精的诉求,以让华教继续发扬光大。我必须强调,以上的诉求都是合情合理,也是身为国民的华裔可向政府爭取更好的权益。但也希望华裔可以接受一个事实,就是国阵政府是全民政府,国家教育的发展必须兼顾所有各源流学校,让所有的源流学校获得平衡的发展。所以在面对一些诉求的时候,未必能够马上回应,这就是大马政治现实。
一些华教人士和机构对《拉萨报告书》里的最终目標和《1996教育法令》的一些条文抱持著质疑和警惕的態度,认为政府对华文教育始终不具好心,长远来说一定会消灭华小。当中《1996教育法令》的一些条文更令华裔感到不安,如:1.第17条(1):「国语必须成为国家教育制度內所有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虽然此条文在第28和143下获得部长的豁免,但是华社普遍上仍担心部长可以隨时取消该豁免的权利;2.第151条─独中的地位並没有因此条文而得到很好的法律保障;3.第69条(1)─禁止举办考试的条文有可能衝击独中统考。
引起华社不满
另外,政府在资源分配、派不諳中文教师到华小执教、限制统考只能是校內考试、不时巫统领袖发表华小不利国民团结言论等等,的確让华社感到不满。如果纯粹以华社角度,以上种种,我们確实应该不满。可是如果以政治现实角度来看,除了不满,和在大选不支持国阵的对抗心態之外,我们还能够做什么?对抗心態除了造成社会两极化和种族紧张以外,会给我们带来实际的效果吗?这点值得我们深思。
505过后至今,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如果当时民联执政的话,今天的马来西亚將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呢?在行动党无力制衡和绑架穆斯林的义务下横行的伊党,是否已经把马来西亚转换成一个全面实行伊刑法的国家?届时,华文教育还有生存的空间吗?这值得我们深思。顺带一句,没有行动党把「火箭送上月亮」的过程,就不会有今天伊刑法的困境!
综合以上论点,我建议政府修改有20年歷史的1996年教育法令,因为整个世界、人文科技和教育政策都一直在改变,应该修改教育法令,以符合现有的教育政策。修改1996年教育法令也应该要將所有不利华教的条文刪除,让这个法令符合我国多元种族、宗教和文化的国情,成为一个公平和专业的教育法令。
另外,我建议统一各源流学校的行政体制,现有的制度下存在国民学校、国民型学校、全津贴和半津贴学校等不同的形式,应该要获得划一,所有国立学校所获得的拨款和权利应该一样,而且是制度化的。华裔不应该有抗拒当权的心態,而形成种族紧张的局面,將国家变成两极化,而是要接受当下的现实。
应视需求增建华小
我想强调的是,政府自2008年大选至今未增建新华小的做法的確有欠公平,而这也是为何华教课题每每在选举时成为在野党攻击国阵的武器,使华裔选票迟迟未回流国阵的原因之一。政府必须改变將建新华小当成大选礼物,只有在大选季节才宣佈增建、搬迁及扩建华小的做法,华小的增建应视地方需求而定,而不是以政治需求为考量的权宜之计。
华社要的是华小得到公平与合理的对待,真正把华小当成国家教育的主流,而华裔对华小所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已经司空见惯。因此,要改变华裔的想法,就必须制度化的增建华小,让华社看到政府重视华教的诚意。
我也认同董总指迁校非增建华小,两者不能相提並论,混为一谈,更不能把搬迁华小当作是增建华小的立场。因此我促请国阵政府必须摒弃保守和狭隘的单元教育政策,从发展全民教育的角度出发,即按照兴建国民学校的制度和规划指南,根据华裔人口的增长和社区的需求来制度化拨款和拨地增建华小,让我国的华文教育可以永续经营和持续发展。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刘华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