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部拿了华小拨款没发放 林冠英博宣传要借钱给中央

(真相网/程义)2016年华小5000万令吉特别拨款“缩水”,教育部长马哈兹尔声称该部面对预算短缺的问题,要华小“有多少就先拿多少”。不过,同样来自巫统的第二财长佐哈利“打脸”说,财政部已经发放预算案拨款给教育部,后者必须遵守首相纳吉的承诺全数发放,一分都不能少。

 

问题出在于教育部的官僚,但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见缝插针,说成是整个政府“没有钱”,连5000万令吉都拿不出来。他趁机“拿彩头”声称若政府没有钱,可以向槟州政府借,之后再还,最重要的是华小获得拨款。

 

槟城公巴养正华小7年前要筹募900万令吉建设新校舍,结果是一边建校一边“愁款”,州政府做了顺水人情拨出土地,就坚持要中央政府拨款和华社自行筹款,州政府只肯陆续拨出约52万令吉。

 

同样是座落公巴的人民宗教学校,则轻易获得槟州政府承担高达1500万令吉的扩建费用,林冠英眉头都不皱一下,也没要中央政府出钱。

 

如今林冠英说要借出5000万令吉给中央政府,只怕槟州政府自身难保,因为林冠英早前提呈2017年槟州预算案,总值14亿5195万令吉,赤字从2016年2亿9213万令吉激增128%,至6亿6671万令吉,首长坦承,赤字将动用州储备金支付。

 

林冠英已经须要动用储备金来应付赤字,还敢夸口要借钱给中央,事实上,我国今年的外汇储备金平均达970亿美元(约4300亿令吉),是槟州政府的数百倍。

 

教育部没有发放5000万予华小,并不是因为政府没有钱,而是有关拨款相信已被转移至其他用途。对此,第二财长佐哈利不容许教育部“赖帐”,令首相纳吉“一诺千金”的政治宣言受损。

 

中央政府在落实消费税制之后,国库收入不再只依赖石油,也不只是华裔为主的纳税人在缴交公司税和所得税,而是让消费较多的国民、外劳和游客都缴税,因此中央政府的收支已趋稳定。

 

反观槟州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变卖土地和填海、土地转换及重新划区等牟利,製造外表可观的财政成绩,却是无以为继,下一代再也没有土地可用作建设更多公共设施。更严重的是,州政府滥卖土地与滥批建设高价房产,导致土地与房屋价格飙升,槟州人民买不起屋,被逼搬往内陆。

 

林冠英博宣传要借钱给中央,不如把钱拿来进行治水工程,别再让槟岛一雨成灾,以及合理拨出更多款项给华小,别只是照顾宗教学校和伊斯兰事务。

 

在槟州政府的制度化拨款之下,明年90间华小、10间国民型小学、24间教会学校和独中将获得850万令吉,但只有17所的人民宗教学校不但获175万令吉,州政府也补助拨款214万奖励金给宗教师、宗教学校老师及宗教幼儿园老师等,另外拨款215万令吉兴建及提升宗教学校。

 

如果槟州政府很有钱,应该根据比率来拨款,而不是厚此薄彼。还有,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说经济太差,发生承诺给庙会的拨款由8万只能给1万的风波,林冠英先确保这7万令吉先解决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