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党烂棋难下

国內经济不振,一马公司疑云重重,国债飆升,物价上扬,民怨高涨之际,倘若首相纳吉宣佈大选,反对党的身价一般水涨船高,许多人怀著「分分钟改朝换代」的期许;所以由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也命名其结盟体为「希望联盟」。

国人经过了2013年大选追逐改朝换代的希望,热热切切地从四面八方搭巴士、飞机回来投票,都是衝著同一个希望而来;不成,可归为选区与选票比列分配不公,使到反对党席位不足以执政中央,只得吉兰丹、檳城和雪州。以上不成的说辞,人民还能接受,並期待反对力量再强一点,希望下一届。可惜而后,反对党的表现却显示不出可以强一点,反而越来越使民眾模糊。
在选后短短的一年半,雪州沸沸扬扬地换了大臣,过程中公正党「自製丑闻」以合理化撤换大臣的议程,安华也再次入狱;民联三党在伊刑法课题上的协调处理不当,频频攻击伊党最高领导哈迪阿旺,最后行动党宣佈断绝与伊党主席哈迪的关係,而后伊党大会反击,议决与行动党断绝关係,行动党再单方面宣佈「民联死亡」,並趁伊党党选中竞选失利者寻出路之际,標籤他们为「开明派」而催生诚信党,顺势组成希望联盟,排除伊党。
华人摒弃伊党
此时,巫统亦闹分裂,吉打换大臣,也换副首相与巫统署理主席,遭排挤者成立了土著团结党,为反对党打开更大的空间。希望联盟与土著团结党刚刚签署了合作协议书,形成希联+1,但没有了伊党;而土著团结党领袖慕尤丁依然宣称保留与其他党的合作空间,其实就是想把伊党纳进去。
然而,在害怕伊斯兰化的阴影下,大部分华人已经言之凿凿地摒弃伊党;殊不知在伊斯兰社会亦有「反伊斯兰的行动党─华人」情结存在!
在一对一的大选战略考量时,既不能排除伊党,也不能排除行动党,反对阵线怎么排?什么关键使这一步棋变得那么烂?那么难?
我认为,这是一个反对党要认真检討和面对的问题,而非一昧合理化本身的做法,人们的心眼会看见,也能体会。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李书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