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州法案许福光未辩先走 马华传召解释不容模棱两可

(真相网/程义)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表态,国阵执政的玻璃市伊斯兰行政法案修正第117(b)条文,已和国阵中央政府修正的婚姻法出现冲突,因此,这项修正案根本不应被提呈上州议会。马华玻州知知丁宜州议员许福光在州议会上本应提出这一个论点,才能离席抗议,但他“未辩先走”,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中委会议传召许福光做出解释。

 

魏家祥强调。马华的立场是不能“将错就错”涉及这个“不应出现”和不合理的法案,而不是支持或反对的问题。

 

玻璃市州议会12月8日针对2016年伊斯兰法行政修正法案进行投票,15名州议员有13名穆斯林州议员,包括伊党双弄州议员莫哈末苏克里投支持票,公正党英特拉稼秧岸州议员曾敏凯反对,而马华知知丁宜州议员许福光离席放弃投票,结果三读通过。

 

巫统玻州大臣阿兹兰表示,修正第117(b)条文是爲了令国语及英语版法令划一,因爲英文版使用的是“parent”字眼,可诠释爲“父亲或母亲”,因此国语版也要改成“ibu atau bapa”。

 

这意味着,玻州的父亲或母亲不必得到另一半的同意,就可单方面替未满18岁的子女改教。不过,这项条文与国会在最近的婚姻法改革出现严重矛盾。

 

首相纳吉在早前在国会毅然推动1976年法律改革(结婚与离婚)法令的修正案,允许已经改信伊斯兰教的丈夫或妻子在民事法庭申请离婚,并禁止父母单方面更改孩子的宗教信仰。

 

原有的法令已经过时,条文存有许多模煳地带,近年来国内发生多宗有关夫妻改教离婚所引发的争议,当中的原因是夫妻其中一人改信伊斯兰,双方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时出现不同争议,案件应该在民事还是伊法庭审讯,引发激烈辩论。

 

中央政府的修正案将一劳永逸解决这个老问题,但玻州政府的修正案却完全违背中央政府的意愿。

 

因此,魏家祥表明玻州的修正条文是不合理的行动,本来就不应该提呈至州议会。

 

“当我们强调不能一国二法以致国家法律大溷乱之时,由国阵执掌的玻璃市州政府本就不该修改法令并造成与中央律法的冲突。这个不是支持或反对的问题,而是修正案本身根本就不该出现!”

 

魏家祥强调,此事并不是针对宗教,而是针对法律的权威与严明,马华是站在法律的层面看法律,玻璃市的修法完全不合理更造成与中央法律的冲突。

 

他透露,马华的立场是法不能将错就错,因此已指示许福光参与辩论阐明党立场,而许福光事实上应该表达马华的看法后,再以实际行动抗议,但是,他最终没有参与辩论并表达马华的立场,以致媒体解读为马华“弃权”。

 

许福光“未辩先走”的行动已导致马华的立场无法公开的阐明,受到党内外的强烈抨击和质疑马华的立场,事态严重。

 

对此,魏家祥宣称,总会长廖中莱将在下周一的中委会议,传召许福光做出解释。

 

他也重申,当马华在中央主张并全力推动修改相关婚姻法,以便解决每每引起争议的改教风波时,在有关课题方面的立场绝不会模棱两可,也不会有无故“弃权”的决定。

 

为了解决“改教争议”,马华在内阁经过多年的拉锯讨论才达致成果,当中还涉及单亲家庭孩子的教育费、财产继承权等等细节,最重要的修正是在原12(1)条款“其父亲”的文字后加入“或其母亲”的文字,让为人母亲者和父亲在同意21岁以下孩子结婚的事件上享有同样的权力,体现了父母对孩子享有同等地位与权力的精神。

 

这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谈出的成果,更不是发表文告的口头功夫,而是马华一众领袖耗费无数时间精力的惠民政绩,绝不能让许福光一个人的行动而被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