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当头伤痕消

巫统有一个终极目标,就是永久执政,永当国家政治主流。

巫统从独立至今,就善用借力打力策略,先通过权力分享缔结政治联盟,然后再不断壮大本身的政治实力。
数十年下來,再强大的成员党在此政治联盟都如落五指山,政治实力不只难望其项背,甚至在没有巫统祝福下,也难单打独斗胜出。
巫统在大权在握下,其势力也深透整个政府结构层层面面,除了内阁重要职务几乎全掌控在其手上外,其他二三线的职位,也一样没流他人田。
一个政党可掌控国家政权超过半世纪,当今世上已没几个有这种能耐。也因如此,巫统对整个国家的影响力,也到了水银泻地的地步,几乎可无孔不入
这种充满霸气的“千秋大业”,政治强人敦马哈迪医生可说贡献巨大,他在位22年中,把巫统推上政治最高峰,在位时建立起无可动摇的政治霸业。
长久与巫统及马哈迪“抗战”的是民主行动党,不过马哈迪对该党的反去从不手软。在1987年茅草行动中,言论出位的行动党一二线领袖,几乎都在
内安法令下被扣。
当年有日落洞之虎之称的行动党领袖已故加巴星,从甘文丁扣留营获释召开简短的记者会说:这是我们一生永不磨灭的伤痕。
时至今日,这道伤痕是否已烟消云散?
与巫统当权派内斗另组新党的马哈迪,竟然成了行动党全国大会的座上宾,与马哈迪同台的元老级领袖几乎曾被他援引内安法对付。
加巴星的女儿桑吉柯在参与辩论时,提醒行动党人,即使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或朋友,也应永秉原则,更应慎选结盟对象包括马哈迪。
道不同,不相为谋,政治人物也应有其操守。
若有朝一日,马哈迪斗倒巫统主流派后,其势力重返巫统,行动党是否要如他们常骂对手那样,齐齐“狼狈为奸”?
行动党曾“误交”欲建立回教国的伊斯兰党,此回,不好再遇人不淑
摘录自  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