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墜伊刑法陷阱

在伊斯兰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的伊斯兰刑事法私人法案闯过第一关后,砂拉越民进党党魁张庆信竟是第一位公开表态支持这项355法令修正案的

华裔及非穆斯林政党领袖。

不知是否一言既出而不堪受到“千夫指”,犹如留下骂名,也是砂拉越民都鲁国会议员的张庆信声声喊冤:我没有出卖华人。

当哈迪阿旺於上月24日在下议院本季第三次会议的最后一天,再度获得主导国会的巫统“放行”,而如愿地动议寻求修正《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后,张庆信随即发表文告表明砂州民进党支持有关私人法案,并辩解该党所持之上述立场并非出卖其他宗教及典当所有非穆斯林的利益。

在这之前,砂州首席部长阿德南再度重申砂州国阵各成员党一致反对伊刑法,他并且强调一旦哈迪阿旺获准在国会提呈其私人法案,砂州国阵国会议员将义无反顾的投下反对票;如今看来,唯独由张庆信掌舵、作為砂州国阵一员的民进党独排眾议,竟与巫统与伊党“同声同气”。

其实,有跡象显示朝野政党包括向来坚决反对伊刑法的阿德南,在哈迪阿旺所施展的“以退為进”及软硬兼施的伎俩下,恐将相继掉入由巫统与伊党所佈设的伊刑法“陷阱”。

随着哈迪阿旺修改其私人动议的内容,使之更加明确為让伊斯兰法庭可判罚款最高10万令吉、监禁最高30年及鞭刑最多100下的案件,其目的显然是“

以退為进”逼使朝野尤其是穆斯林政党没有理由继续反对纯属“扩大伊斯兰法庭权限”的私人法案,此乃“陷阱”之一,而巫统则建议设立由朝野国会议员组成的国会特别委员会(阿德南领导的砂州国阵土保党及希望联盟的国家诚信党倾向支持此建议),以探讨和化解所引起之争议,其结果可能达致所谓少数(非穆斯林)服从多数(穆斯林)的不利於非穆斯之共识,包括国阵政府提呈本身的修正案,此乃“陷阱”之二。

首关失守最后防线濒危

再者,巫统和伊党十分有默契地一再向华社和非穆斯林社群,以及反对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之朝野政党释疑,包括正、副首相及哈迪阿旺振振有词地声称355法令修正案绝不是伊刑法,因而与非穆斯林无关,此乃“陷阱”之三。

这意味,一旦误坠所述的“陷阱”,给机会哈迪阿旺“以退為进”,355法令修正案就可能為伊刑法的落实而铺路(至少在吉兰丹),也就是第一关若守不住,最后防线恐将濒危,甚至崩溃。

此外,伊党也诉诸软硬兼施的两面手法,在“保证”355法令修正案将不会涉及非穆斯林的同时,摆出强硬的反击姿态,扬言发动大集会向那些反对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者展示力量,甚至警告勿像被指侮辱伊斯兰的印尼首都雅加达特区省长钟万学般“傲慢”,甚至放声如果非穆斯林阻挠伊党提呈355法令修正案,那麼穆斯林就可反对164法令,即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及离婚)法令修正案。

若有不负责任的政客及宗教极端分子把国人包括穆斯林反对法治出现“一国两制”,捍卫宪制与国本,维护世俗国政体扭曲為反伊斯兰和反马来人,而搞起对抗和报復,则恐将冲击国内的种族与宗教和谐关係,而酿成严重的后果。

摘录自 光明日报 /刘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