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党的革命

伊斯兰党疏离在野党阵营,表面看来是孤军作战,但以一道伊刑法课题,却愈发能证明本身的政治地位和价值。

精神领袖聂阿兹离世,以末沙布为首的派系在党选中全军覆没,哈迪阿旺全面掌控伊斯兰党,此过程中伊党出现的最大转变就是刻意与巫统在伊刑法课题上暗通款曲,同时走上不结盟路线。自民联消亡后,伊党未再与任何政党存在政治联盟关系,但在雪州仍然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组成联合政府。
哈迪阿旺通过提呈具备“准伊刑法”形式的国会私人法案,掀起朝野震荡,使伊党游走于朝野政党之间,甚至将朝野政党玩弄于鼓掌之间。哈迪阿旺治下的伊党凭的,是把政治与宗教议题捆绑掺和,诉诸穆斯林身份认同的高明操作手段,试图利用穆斯林国会议员和穆斯林公民被迫自我表现效忠伊斯兰的信仰压力,撬动国家世俗民主宪政的根基。
这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不流血革命,意图革掉马来西亚的世俗民主宪政国体,建构伊党梦寐以求的以伊刑法治国的伊斯兰国。伊党的革命,就是对马来西亚立国基础的叛变;任何曾对这场革命说过好话、出过一份力的,都可以被视为宪法的背叛者,包括巫统、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
以国会议席论,自从末沙布等失意分子脱党后,伊党目前仅剩14席国会议席,排在巫统(86席)、行动党(37席)、公正党(28席)之后,与砂拉越土保党同列国会第4大党。以在野党论,伊斯兰党国会议席都不如行动党和公正党。以州政权论,伊党完全掌控的仅是吉兰丹州政权,在雪州则与公正党和行动党联合组阁分享政权
但是,国会议员6倍于伊党的巫统,在伊刑法课题上不得不向伊党频频“放水”,在国会里打破传统放行在野党议员的私人法案。国会议席同样比伊党更多的公正党,从未声明反对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
而行动党在宣布与伊党断交后,不仅没有把伊党从雪州政府里驱逐出去(或行动党自行退出雪州政府),如今行动党对哈迪阿旺伊刑法私人法案的最新立场是,先研究再表态。
一个在国会里的国会议员人数排行第4的政党,不仅有能耐把排行第1、2、3的政党任意摆布,随着其伊刑法的议题设定而步步为营,3个政党中甚至没有一个愿意与伊党彻底决裂。
朝野顾忌的,正是伊党背后所代表的马来乡区和保守穆斯林基本盘,以及依此政治实力而对政治格局乃至来届大选所拥有的影响力。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