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历史长城若毁 而今何来美名

马青巴西古当区团团长谢昭辉今日发文告指出,仅拿出片面的历史的来进行恶意的诬赖华教历史长城早已被马华所摧毁,何以华社长期以来引以为荣,从小学至大学的完整华教教育,至今仍在延续发酵,甚至在国际舞台享有声誉,受外国使节所赞扬?单靠这点已经十分鲜明的印证,民主行动党柔佛州教育局主任杨敦祥以偏概全指华教是被马华所摧毁,显然是睁着眼睛来说瞎话,一点都不可信靠。

谢昭辉表示,我国曾经历许多华小及中学被关闭或改制问题,始作俑者源自1949年英殖民时代的英殖民地政府对华社有着偏激思想下,而延生的历史产物。像这个问题只要一不小心,就容易让人掉入陷阱。我们有必要从中温故知新,何以曾任独中教师的杨敦祥老师却从中抽取其中片面的历史,诬赖马华。为了以示一名独中生应有的尊师重道情操,恕就不再一一列出,就请老师好好自己重温回顾。
“不过,至于老师所提及人口密集的城市何以华小人数增长却没有增加,在此我们只能提醒老师,人口增长又不是单单仅华裔增长的问题。其实,马华在许多场合已经给予回应了,之前先是有行动党也是拿片面历史误导华社谈华小被关闭,城市没有快速增长事件,已经被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一一回应了,之前马华巴西古当区会主席陈书北已经再度文告阐明,华小面对着小城镇及园丘人口流失问题,微型华小特别严重,许多后续工作必需进行,而今加上国际学校风行,城市人已经有了更多的选择等问题,如果行动党的关心华教仅止步于纸上谈兵,或是有口无心而已,知道吃软的论调已经吃不下了,却转来再谈独中,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再转谈大学之道。”
谢昭辉指出,如果独中诚如杨老师所指早被马华摧毁,何以如今柔佛州内的多所的独中出路仍一枝独秀,最近还有来自别县的家长为了让孩子可以进入居銮独中就读,而漏夜排队现象。再说10年前宽柔中学古来建分校,甚至最近宽中获得至达城建分校批文,都是马华从中持续协助获得。单是这点我们就可以告诉,并且回应杨老师的疑问。
马华之所以要以华小共存亡,主要因素是因为这些独中的学生来源,主要是出自华小,若华小不存在了,独中就无法生存了,这个简单的道理,我们认为杨老师内心里也是十分清楚。不过,口说无凭,若是真心关心华教,老师理应动用强大的资源与政治力量给予大力协助,何以却选择难以辩识的历史片段来进行污蔑,动机令人可疑,令人感慨为学生作了不良的示范。
杨老师以“吴三桂”这个字眼来形容马华,也是乱套历史典故。事实上惟有向全国人民大声说“投伊斯兰党就是投行动党一票”,说“LET IT PASS FIRST”,说“不偷不抢不用怕”壮大了伊党声势欲强行施行伊刑法,然后再说是分手却仍然藕断丝连私下与伊党合作的行动党,再也没有其他政党配得这个“吴三桂”这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