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红集会过后

净选盟5.0大集会及红衣人集会在上週末总算和平落幕,我对此感到欣慰,並讚扬警方公平执法。净选盟5.0大集会虽然落幕,但净选盟所提出的合理诉求仍应获得政府正视,以確保民怨能获得平息,避免人民再次走上街头。值得一提的是,也有集会者高举牌子抗诉前首相马哈迪及檳首长林冠英,这显示集会者並不是一面倒的抗议现任政府,也有不同的声音来表达他们的不满。

虽然民政党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街头集会,也不赞同任何可能引起社会骚乱的街头示威,更强烈吁请警方公平执法,但我们认为既然净选盟提出的诉求能获得逾万人民的支持,政府就应该对合理的诉求给予关注。但民政党不支持净选盟通过街头集会推翻民选领袖的做法,因为此举並不符合民主。如果人民对现任政府或领袖有所不满,应该等到全国大选时,通过手中的选票,选出心目中理想的领袖,而不是走上街头。
逮捕行动加剧民愤
这两场大集会虽然和平落幕,但警方却在集会前夕进行大逮捕,先后逮捕了多名社运及政党领袖,这包括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及秘书处成员曼迪星。两人被逮捕也牵动了人民,尤其是净选盟支持者的神经线。当时,警方没有公佈逮捕玛丽亚陈及曼迪星的理由,让人民怀疑警方是基於净选盟被指收取美国亿万富豪索罗斯所创立的开放社会基金金援,或是净选盟5.0大集会所致。但我认为,无论警方逮捕玛丽亚陈及曼迪星是哪个原因,这项在大集会前夕所採取的逮捕行动是不適当,这么做將会加剧人民的不满及愤怒,並製造政府以高压手段打压净选盟的负面印象。
即使警方是基于净选盟2.0被指接受开放社会基金金援的案件进行逮捕,但在这个敏感时期进行逮捕,將无可避免的被公眾詮释为对净选盟打压,同时也让公眾质疑警方只逮捕净选盟领袖,偏袒红衣人领袖嘉玛。之后警方也一併逮捕嘉玛,以示警方的执法一视同仁,没有任何偏袒。
政府出尔反尔
过后警方说明了当局是动用国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未审先扣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目前仍无法获释。在这法令下,警方可扣留她长达28天。虽然警方已说明援引什么法律条文去逮捕相关的人士,但是警方仍有责任解释他们有何依据去援引这法律条文,去展开逮捕行动,以叫人民对警方的行动心服口服。很多人都想知道玛丽亚陈到底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导致警方要用如此严重的法律条文扣留她。同时,政府曾承诺不会用国安法令来对付异议人士,可是警方日前就以这法令扣留玛丽亚陈,政府如此出尔反尔,试问要如何令人民信服?
另外,我也促请巫统能採取行动对付参与红衣人大集会的党员。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多次说过会对付参与红衣人大集会的巫统党员,可是时到今日,他都只是光说而己,没有看到任何行动,尤其是行为极端暴力的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兼红衣人领袖嘉玛,至今仍没有受到巫统採取纪律行动,连传召他出席听证会都没有,这叫人民如何支持国阵?
早年有巫统领袖呼吁马来人杯葛华裔商家,然后同一名领袖又搞起玛拉数码商城,一直到近期的红衣人,以及近期在国会的一名巫统副部长发表的愚蠢低级言论等等,都在破坏华人对民政党的支持。
愿提供巫统证据
治大国如烹小鲜,就譬如在一间餐馆里,股东A不能本身一方面倒米赶走顾客,另一方面却埋怨股东B没有尽力拉拢顾客,这是什么心理?既然东姑安南日前表示將对参与红衣人集会的巫统党员採取纪律调查,民政党对此是举双手赞成!甚至如果巫统在收集证据遇到困难的话,民政党也愿意毛遂自荐,提供证据给巫统。最重要的是別只说不做。
民政党一向的政策是希望选民在投票时选人不选党,不要重复上两届大选的思维,就是选党不选人。当时,许多选民都是选党不选人,就算是伊党的候选人,华裔选民也照投不误,而这种思维的结果却是让伊党因民联而无限壮大,现在借伊刑法反咬华裔。
另外,本人对发表于11月11日〈勿仓促废除UPSR〉,部分內容引用9月8日刊登于〈八方论见〉的邓顺兴〈废除UPSR及PT3考试〉文章字句,而没给予详细的说明出处,向读者及作者致歉。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刘华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