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杞人

政府准备再度“放行”,让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动议得以越过政府法案,提呈到国会会议上。

巫统与伊党领袖促请非穆斯林社会不必对这项动议感到担忧,因其只涉及穆斯林。若切断社会脉络,仅谈动议本身,或许真的如他们所言,非穆斯林无需过於敏感,上演古代杞人忧天的戏码;然而一旦把这个问题置於马来西亚现实框架中,危机即四处涌现,我们绝对有忧心的理由。我们不是杞人,天不会塌下来,但谁敢拍胸口保证,伊刑法一定不可能在大马落实?
别忘了,这是一个向宗教倾斜的国度。大马虽然是多元种族国家,惟多元的特性往往没得到相应的尊重,相反却在宗教化的过程中,一再退让。
另方面,伊党从不讳言要落实伊刑法丶建立神权国,对世俗体制构成潜在威胁。至於伊党政府在丹州大肆推动保守的宗教化措施,大开文明倒车,更是影响当地非穆斯林的生活。
活在这种现实环境中,面对宗教势力不断的挤压,我们若仍对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动议无动於衷,肯定是患上“政治迟钝症”。
伊党领袖一再强调有关动议并非伊刑法法案,严格而言也的确如此。
哈迪阿旺提呈的其实是2016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修正)法案,目的在於扩大伊庭权限。
我们固然明白这并非落实伊刑法的动议,一旦通过,亦不意味伊刑法马上降临这片多元的土地,然而这却是迈向伊刑法的基石之一。不容否认,这可为伊党奠下更稳固的基础,站在更有利的位置,去推动落实伊刑法。
与此同时,这也会产生激励作用,让宗教分子看见落实伊刑法与建立神权国的可能,从而召唤与聚集更大推动力。
就短期而言,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动议即使通过,也不会对非穆斯林社会造成巨大影响。然则,历史已经一再揭橥,巨大转变并非骤然发生,之前必然会有各种因素相互发生作用,一点一滴往前推进,待客观因素成熟,则水到渠成,难以逆转。
多元自由的世俗社会并非理所当然存在的,它需要我们的捍卫与维护,甚至争取。面对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动议,朝野议员必须抛开宗教桎梏丶种族枷锁,作出明智决定。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张庆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