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逐点驳斥张念群 马华建华小行动党专搞破坏

(真相网/陈家豪)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针对华小课题发表误导性言论,污蔑抹杀马华过去的努力耕耘,向来温和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忍无可忍,发表长达3千字的声明胪列数据严正反驳对方,并直斥张念群连自己的选区建了新华小都不知道,反而泼妇骂街,对华教则毫无建树。

魏家祥促请作为希盟一份子的行动党拿出良心协助华小建设,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对马华进行污蔑。事实上,雪州希盟过去有意无意多番搞破坏,阻扰和耽误马华建设华小的工作,证据俱在。

 

张念群早前质问首相纳吉,在1995至1999年之间担任教育部长时的华小数量数据和有没有兴建新华小。对此,魏家祥斥责对方身为国会议员却缺乏政治和历史常识,因为时任教长的纳吉于1999年曾一口气批准增建和搬迁16所华小,即5所新学校和11所迁校,还批准了宽柔独中古来分校。

unnamed-6

他透露,纳吉于2008年担任财政部长及后来担任首相至今,通过经济振兴计划或直接拨款给华小和国民型中学的款项,已超过5亿令吉。

 

这些大力建设华教的工作,都是安华1986年到1990年出任教长时期所不愿做的事。反而是安华执意派出不谙华文教师出任华小高职,通过这个手段企图使华小变质,最终引发1987年茅草行动,令华教陷入史上最黑暗时期。

魏家祥也说,行动党和《火箭报》口口声声指学校保留地只用作兴建国小或国中,其他源流的国民型学校无法使用学校保留地的政策,但当初制定国小保留地政策的正是如今希盟的未来首相人选安华,直到安华于1998年被革职后,时任教长的纳吉和马华经过协商后,确立了新建华小和搬迁华小的政策,于1999年打破无法在国小保留地建华小的“魔咒”。

 

国阵没有了安华,华教才得以茁壮发展,用政府保留地用作兴建华小的例子,就有张念群的现选区古来二校华小和前选区沙登岭华小,但是,她似乎对选区内的华教事务一无所知,只会哗众取宠。

 

其他使用政府保留地的华小还包括永平二校、培华二校、双溪龙华小、加影新城华小、新山培智华小、武吉丁雅华小、蒲种竞智华小、敦陈修信华小、乐圣华小和呀吃十八英哩中华华小等。

 

早前,张念群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但引用一些不合时宜的资料,指华小数目从1990年的1290所,减少至2000年的1284所,让华社误以为政府打压华小,导致华小数目较少。

 

魏家祥直指张念群没有做功课,若是相较1990年的1284所华小,在今年是增加至1298所,还未包括明年即将开课的加影先锋镇华小。

 

根据数据统计,1999年至2016年9月为止,马华已协助建设104所新华小和搬迁华小,有17间是全新华小,2所华小分校提升为行政独立的新学校,87间是搬迁华小。目前,马华仍向政府建议增加8所全新华小和搬迁华小,并已获得首相正面的回应。

 

以上功绩都在马华一砖一瓦的建设之下逐一落实启用,让华社受惠,而希盟却不断在搞破坏,罪证确凿。其中马华在雪州增建多间华小的过程中,敦陈修信华小、蒲种竞智学校和双溪龙华小等,都受到州及地方政府的各种刁难,比如拖延处理发展准证和建校图册,一拖就是一两年,反观柔州政府在一两个月的时间就完成批准。

 

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曾在2010年4月10日声称雪州政府有8块华小保留地,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在同年9月却指只有4块校地,因为另4块地段给了其他学校。更离谱的是,就连这4片校地至今也没给出来。

 

至于在行动党执政的槟州,同样对华小非常刻薄,以地换地的方式协助养正华小迁校,所换的地是属于高地,需要把地铲低后,还要动用大笔资金建防土墙,即使中央政府已经拨出150万令吉也无法动工。

 

魏家祥指出,国阵柔州政府给了地之后,还动用数百万令吉把地铺平,修建学校范围的道路,确保华小建校工程顺利进行。柔州政府至今给了20多块土地建校,地方政府也愿意高度配合加快建校及启用学校的批准,反观希盟州政府做不到。

 

他怒斥张念群对选区华教毫无贡献,还纵容行动党的欧阳捍华向反贪会举报抹黑及破坏沙登岭华小建委会,最后反贪会证实没有涉及贪污,才还建委会一个清白,但此举也证明了行动党对华教一路以来,没有建设只有破坏。

 

魏家祥讽制张念群曾在一场千人宴上高唱 “我等到花儿也谢了”,但如果要等雪州政府拨地建校,这才是等到花儿也谢了。唯马华以建设面对破坏,沙登岭如今天才会有一所新华小。

 

马华虽然在308和505大选中蒙受重挫,但是依然不遗余力的想尽办法帮助华教,魏家祥说,马华不指望张念群能雪中送炭,但也请不要火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