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天涯捣乱人,相同何必曾相似

黄、红、黑,标志着3组各别示威群体。

街头示威不是我国文化,民众偶尔参与小型示威时,都担心被认出,并害怕被逮捕,而偷偷摸摸的参与。
自从净选盟于2007年11月10日第一次以黄衣自行区分,并误导民众相信其号召的街头示威,即使违法,却是伟大的救国行动,而把民众参与公开示威的胆量逐渐放大!最后导致净选盟3.0几乎酿成暴动,而净选盟4.0严重分化族群,危害国家安定!民众无辜被利用并冒着人身安全的风险,而净选盟负责人却成为街知巷闻的个人英雄。
因针对黄衣净选盟,红衣人出现并叫嚣,而最近又有仿效净选盟的黑衣人,现身于槟州光大政府办公楼前示威,高喊并施压因贪污滥权官司缠身的林冠英首长呈辞待审。这与净选盟5.0施压民选首相辞职,如出一辙。然而,依据国会公账会报告,民主行动党陈胜尧医生认定首相并没有涉嫌一马公司课题!
本质上,黄、红、黑,皆是滥用集会自由,却有个别隐蔽议程的非法示威群体。
黄衣净选盟高喊宪法与人权自由,包括集会自由,原先提出改革宪法下的选举制度,虽博得民心,却只空喊改革,蜻蜓点水式的喊父喊母,一味反对现有制度,并无提出具体方案与详细分析以供参考,也没道出细节来说服政府,该如何全面化进行选举改革。
改革,乃知易行难,高喊改革容易,而实质着手改革需详尽计划,哪有像净选盟的虚喊喧哗?
净选盟最近明显变质,施压释放经过6年多审讯后,被联邦法院5司一致终极判罪而入狱的反对党领袖安华,并强硬施压宪法下的民选首相辞职,似乎净选盟可以骑劫并玩弄民意,而凌驾宪法运作与法庭判决?
净选盟挑衅般的指指点点,似乎有关当局必须全面依据净选盟的“指示”而运作?否则,便发动非法街头示威与之对抗!事实证明,净选盟已发动4次非法街头示威,却没丝毫实现任何选举改革承诺。这是真诚改革的心态!难道净选盟想骑劫民意而遥控政府?
美国骇客组织(DC Leak)爆料,并获净选盟承认接受外国金援,而数目之大值得关注。先前,净选盟曾呛声警方无权过问净选盟4.0向我国国民所筹获的264万令吉去向!再者,净选盟因5.0 集会又向我国国民募捐50万令吉!净选盟是否违反透明、问责与诚信原则?难道金钱能使鬼推磨?
追溯红衣人的出现,必须归咎于净选盟的频频街头示威。
红衣人因过度示强而招惹负面形象。然而,基于守法,红衣人多次接受警方劝告而取消示威。红衣人领袖嘉玛于大港国会补选时段,从中协助被印尼扣押的我国华裔渔民获得释放,并安然回国。最近适耕庄水位高涨之时,红衣人到海边堆起沙包以防范水灾,而取消原先与黄衣人对抗的计划,虽有戏剧嫌疑,相比净选盟频频与有关当局对着干,坚持街头示威而不顾社会次序,大家又有何想法?
黑衣人仿效黄衣人用颜色归类,以摩托车代步于马路上风驰电掣,相比净选盟非法街头示威游行,同样让交通瘫痪,一样扰乱社会次序!
犹如美国发动的“颜色革命”,包括推翻乌克兰合法政府的“橙色革命”,净选盟在我国带动以“颜色区分”的非法街头示威游行!
唉!同是天涯捣乱人,相同何必曾相似?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郑明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