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能载州 亦能覆州

过去一周,槟城接连n次水灾,犹如一部部惊悚之片。连夜大雨之后,灾情变本加厉,乃至一个个应考SPM的学生,必须放弃巴士,匆匆改乘船只,狼狈地赶往考场。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我前在〈治理不足,淹水有余〉所说,每逢出乖露丑,事情总是兜兜转转,官腔则是百般推搪塞责。总而言之,千错万错,重蹈覆辙,槟州政府这些年月的所作所为嘛,一丝没错。
是的,当权领导口中之说辞,在朝长官笔下的解释,点点滴滴,一如既往,版本官方,口径统一;一概归咎中央政府迟迟没有批下拨款,导致关键的槟榔河第三期治水工程无法动工,连累百姓云云。
话才说完,没有想到,升旗山山顶的车站随后也传出积水的视频。现场实情广传天下之后,《当今大马》报道州在野党领袖和网民纷纷都在社交媒体调侃首席部长林冠英是否又要借故发挥,转身卸责予槟榔河?
听到这里,首长林冠英老神在在地在记者会上说,此乃因为极不寻常的庞大降雨量,而且次数频密,才会造成缆车站之积水。否则,倘若升旗山一旦淹水,那么整个槟城恐怕已经“没有”了。
话锋一转,首长再次怪罪布城的衮衮诸公,提及槟州水利灌溉局曾向中央政府申请3亿5000万令吉拨款,治理双溪槟榔,但是中央政府只愿批给1亿5000万令吉;一旦州政府接收拨款,则会马上动工。
这样的语言,所反映的,说实在话,一些都不是一州行政之长的智慧,而是问责精神的非常匮乏,已经超乎想象:百亿的交通大蓝图,难道完全没有顾及槟岛的环境和生态,任由雨水泛滥?
何况,首长的辩辞,逻辑之不通,堪称搞笑之极。当下的问题,其实出自车站的积水,不是雨水倾盖本岛。林冠英何谓以将之转换为“全槟没顶”,试图调转了议题的焦点呢?
好吧,就算国阵操盘的年度预算有心偏颇,就算天时之大雨确实来得不是时候;除此之外,林冠英怎么解说这个州政府城市的规划,密度的监督,排水的设计,合乎两岸的发展之所需?
可惜,前前后后,上台已有八年之久,磨蹭拖沓,首长之行,显然没有既定的主义,也没有一贯的主意。习惯了身边的阿谀奉承之语言,他没有觉察沉痾宿疾益炽,千万的拥趸和选民因此逐渐离心。
相反的是,回马一枪,林冠英总是把所有的矛头,一一指向了外在的因素,从来不肯扪心认真检讨内部的疏失和罅漏。纵然内部的团队和党员心底有所异见,他似乎也视若无睹,不当一回事;甚至忘了水能载“州”,亦能覆“州”之理。
犹糟的是,州政府放眼的大计,似有面子工程之嫌疑。山地之开发,海岸的填土,皆是举例。遵奉发展之名,8年之间,建筑物的容积率(Plot Ratio)早从旧有的30个单位,遽然增至128个,增加4倍有余。
凡此种种,首席部长上智,见微想必知著,何以完全不提,而是遮遮掩掩?林冠英如果真的有心问责,浅见认为,自当自裁减薪金十令吉,如今恐怕也不足够,当把一年的俸禄,都捐出治水,才能谢罪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  /董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