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谁之错?

噩梦何时了?《光明日报》北马版几天前的封面如此写道。过去几天对檳城人来说,的确是发噩梦,短短10天三度发生严重水灾,不仅水灾黑区被洪水入侵,连之前很少发生水灾的地区也失守,甚至发生土崩、路塌等事故,让檳城人闻雨就心惊。

针对水灾发生的原因,檳州政府说了几个,比如雨量过大、联邦政府没有拨款完成檳榔河第二阶段治水计划等,当中也一如既往没有州政府的过失。檳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甚至自豪说,水来得快也退得快,证明檳州展开的治水工程奏效。

我承认很多因素是州政府控制之外的事,但若说州政府没有任何责任,这就有点说不过去。

以雨量过大的说词而言,我国每年都经歷雨季,倾盆大雨或长命雨早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有时雨量过大以致排水系统无法负荷而引发水灾,这也是时有发生的事。

如果雨量之大是数十年甚至百年一遇,那或许我们可以怪天灾,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以檳城来说,水灾几乎年年都发生,既然每年都发生,那為何州政府没有做足準备呢?州政府对於倾盆大雨的应对方案不足,以致很多水灾黑区仍然摆脱不了水灾问题。

这显然是政府失策,与天灾无关。

水灾发生后,檳州政府也把矛头指向联邦政府,指责联邦政府没有拨款落实檳榔河第二阶段治水计划,以致豪雨后河岸附近地区发生水灾。虽然联邦政府没有拨款是事实,但如果说州政府就因此束手无策,这点我无法苟同。

应运用本身资源落实治水

当政府从来不是一份简单的工作,既然联邦政府迟迟不愿发放拨款完成檳榔河治水计划,那檳州政府应以人民的利益為先,放下身段设法与联邦政府对话、沟通、协商甚至交易,促使联邦政府尽快拨款完成治水计划。

公开炮轰联邦政府对於解决问题於事无补,这也非高明政府所為。一个高明的政府不会用骂来企图迫使对方就范,而会运用智慧和策略去与对方对话和协商,并以解决问题為最大考量。

如果联邦政府坚持不拨款,那檳州政府也应运用本身资源自行落实治水计划。檳州政府有能力花数亿令吉进行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的可行性研究,必定也有能力完成各项大型治水工程。

行动党在我国是反对党,在缺乏联邦政府在背后支援下,檳州政府在推行许多大型计划时都面对比其他州更多的局限和挑战,但这不应该成為卸责的藉口。水灾发生在檳州政府的管辖范围,而州政府是这裡最大的决策者,拥有庞大的人力和资源,如果说州政府因為雨量过大和联邦政府不拨款就什麼都做不了,这可能吗?

豪雨固然是天灾,但只要州政府能够拟定更多应对豪雨或水灾的方案,必定能够把豪雨造成的破坏减至最低。

摘录自 光明日报 /陈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