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晕而风,础润而雨

我曾历经吉北於2010年大水灾的折磨,当时这水灾事先毫无预警,情况也非常严重,一些地区断水又断电,出入都成问题,情况持续一周,因此我可以深刻理解槟城人闻雨丧胆的恐惧。

但不同的是槟城近日来的水灾则是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单单从槟城过去几宗的小水灾已发出警号,以提醒当局要多注意发生水患的根源,以未雨绸缪,结果槟州的水灾并没有受到控制,情况一次比一次还要“晋级”,这次水灾更有从山上流下的雨水带有奶茶色,因此可以断定山林区大肆开发,才导致天然蓄水池遭受破坏。
然而应对水灾问题,槟州领导人过去至今常沾沾自喜指,水来得快,去得快,归功於成功改善排水系统。同时加上州领袖涉水沿户关心,难免会一时让人感到释怀,但这只是精神上的一种释放,但水患的根源终究还是要解决。
我们总不能活在释怀当中,而忽略该去关注州政府要怎样去解决和预防水患再度来袭的种种措施。毕竟我们要的不是水来得快,去得快这样简单,而要的是彻底摆脱逢雨成灾问题。
但遗憾的是,就以槟城这场水灾,槟州领导人惯例再将这场水灾迁怒与中央政府未发放治水拨款丶雨量多和归罪於涨潮,以掩饰州政府在治水上的不足,甚至忽视过度发展丶发展区又不注重排水系统,和山区森林被砍光影响保存雨水等问题。
槟首长在彭亨大水灾曾指,只要执政中央一届就能解决彭亨水患问题,但希盟执政槟州8年後,水灾问题还是没改善而成为众人笑柄。
州政府领导人要认真看待这次水灾,不能一再把责任推卸给中央,又或者归咎於“不下雨就不会水灾”的烂藉口,相反的更应该试着聆听环保组织和专业人士提出的建议。
平心而论,州领导人应该停止推卸责任的恶习,并认真探讨大水灾的前因後果,尤其是槟城论坛架设的“槟城山坡观察”网站中,最近就接获80宗非法开发山坡的资料。
如果开发山坡情况和过度发展不受控制,槟州随时会面对更大的水灾侵袭,损失将更大。
目前山区树林已发出“蓝瘦香菇”的求助声,不知槟州领导人可听见呀?
摘录自  星洲日报  /苏德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