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情绪控制多数票

美国总统选举即将举行,在“电邮门”风波的影响下,民主党候选人希拉丽失去了明显优势,她和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民调上目前已呈现胶着状态。

一般认为,希拉丽一旦中选,将延续现任总统奥巴马的政策和民主党的一贯作风,美国会继续平稳进展,而“大嘴巴”特朗普若成为总统,其“独特”的个人风格会否成为美国未来路线的主导,倒让国际社会产生隐隐的不安。
在共和党初选时横扫16名对手的特朗普,其煽情策略和功力明显远胜希拉里,但以局外人观之,身为一名政治素人,特朗普在处理国家大事上毫无经验可言,这么一号人物是否适合当这么一个大国的首长,难免存在诸多问号,然而这一点显然不是美国选民在投票时的唯一或主要考量。
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美国政治历史上的两党轮替,已走了好长的一段路,美国之所以长治久安、繁荣昌盛,其人民之所以信赖两党轮替,是因为美国人相信无论是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当选总统,这个先进大国都会坚持法治原则,政府尤其是总统不会将个人意愿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来到将于下周二(8日)举行的选举,美国会否出现一位我行我素、一意孤行的总统,着实让人担心,但选民意愿大过天,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制度的精髓,尽管多数人的意愿和看法未必是对的。
今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是个例子。52%的选民赞成脱欧,但“激情”过后,好多脱欧派悔不当初,更试图发动第二次公投。可以这么说,要是真的有第二轮投票,留欧派极可能是胜利的一方。
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英国的脱欧程序将在明年启动,一切已经没有回旋余地,至于脱欧之举是对是错,只有留待历史去印证。
持平而论,脱欧派领袖的煽情言论,确是导致英国最终走上脱欧之路的最大功臣,换言之,很多选民是在情绪的驱使下投出手中票,他(她)们当时只是想向欧盟反映心中的不满,不料却“弄假成真”,以致陷入回头太难的境地。
新加坡人民也曾展现“情绪化”的一面。2011年大选,在国际反风的鼓吹下,反对党取得史无前例的进展,总得票率将近40%,但来到2015年大选,向来表现卓越的人民行动党政府扭转局面,获得压倒性胜利。
或许有人会认为,行动党政府之能收复失地,跟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不久前辞世不无关系,但更可以这样说,新加坡人民已从情绪化中冷静下来,他们始终觉得,行动党政府过去多年对新加坡发展的贡献,必须被好好珍惜。
摘录自  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