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角度看水患

槟城面对的水患问题,从前朝政府执政至今,只有恶化没有改善,而上周六13个地区发生的水患,则是近年较为严重的一次。

虽然上周六的大水患不是槟城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记录,但带来的困扰及影响,相信只有身在灾区的灾民有苦自知。至于间接受影响的民众,如因水患受困车龙者,相信也苦不堪言,谈到当时的情景,不禁要大吐苦水。
槟城在今年似乎特别多水患,有网民调侃,华人相信“水为财”,但必须能流动及清洁的水才会“财源滚滚来”;停滯无法排走、不能流通的肮脏水源不是财,而是“塞住”的死水,这只会带来祸害,令人破财。
以往,住在水患黑区的居民,逢雨必皱眉,如今不是水患黑区的居民也要皱眉头,只要雨量稍大,四周围随时都会淹水。每次水患必会劳民伤财,让灾民面对不同程度的损失,有者需花钱购置家具、电器,有者还需花钱重新维修住家设施、汽车、摩托车等。
对于水患问题,槟州政府将根源归咎于排水系统,这就牵连到中央政府第三期双溪槟榔治水计划的3.5亿令吉迟迟不下放,这中央政府必须被追究。此外,雨水量过多,导致水源过多无法排走,亦是导致水患的关键之一。
无论如何,槟州政府至今仍不愿承认或面对,屋业过度发展因素,特别是山林区大肆开发,亦可能是导致水患频密发生的原因。值得关注的是,在这几年槟城发生的水患地区,已不只是在特定的黑区,反之有扩散趋势,特别是开发迅速的西南区一带。
这个问题,槟州的非政府环境组织已有提出疑问,唯他们的声音似乎不获重视,不然就被视为“带有政治的立场”。事实上,山林区的环境保护,与水患根源有息息相关的自然定律存在。
山林区最基本的自然作用是可吸取雨水,简单来说是最天然的“蓄水池”,其自然的防洪功效,远远超越人类的现代任何一个排水系统建设。这是因为,树根及叶子都有吸收雨水的功效,而树根则能稳定泥土。
不过,当大量树木被人为砍伐及开发后,雨水在失去天然蓄水池吸收下,会直接流下山。过量的雨水会出现反扑现象,如遇上排水系统不完善、无法发挥运作或无法负荷,就会导致闪电水灾或内涝。
确实,治水功用的排水系统重要,但回到自然定律源头,频密的山林开发无法与保留绿肺之间取得平衡,更值得关注。持平而论,水患不是槟城一个州属的问题,在大马其他州属,特别是一些发展中的州属,都有面对着水患问题。
然而,倡议绿意槟城口号的槟州政府执政班底,却比其他州的政府更有前瞻的视野,以贯彻其政治责任来从环保角度去看待水患问题。
天灾确实不在人类可以控制的范围,但导致或造成天灾的祸害根源,往往是可以设法预防的。防止及减少山坡土地流失,就是人们至少可以做到的一点,不过当然这一切还是需视掌权在手的人,以怎样的态度来看待环境问题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颜健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