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怀疑诚信党

我认为,希联,尤其是行动党在获得人民,特別是华裔的大力支持后,就有义务及责任为华裔守好宪法大门,绝不能容许违反宪法的伊刑法私人法案通过,否则行动党將是大马华社的千古罪人。

至于民政党,在伊刑法私人法案的立场坚决说不!虽然民政党如今在国会只有区区的两名国会议员,但是民政党国会议员势必站在反对伊刑法私人法案的最先面,在法案进行表决的那一刻,民政党两名国会议员手中那一票也铁定是反对票!
诚信党通讯局主任卡立沙末透露诚信党已提呈动议,替代哈迪阿旺私人法案的建议,以修订1965年伊教法庭(刑事权限)(355条文)。对此,我確实关注,但又质疑作为诚信党盟友的行动党和公正党,明显忽视此事和不採取行动。
虽然诚信党声称已与行动党和公正党在该替代动议上达成共识,然而,行动党的哥宾星和公正党的蔡添强却指出,行动党和公正党尚未研究诚信党所提出的建议。我对此矛盾的言论感到不解和失望,因为希联领袖必须诚实和有诚信地交代此事。同时,我也质疑诚信党是否与行动党和公正党协商,並在获得他们的支持下,提出该动议。
诚信党自称其所提出的替代法案为「更全面的方案」和「各界都可接受」,並符合联邦宪法,我对此也存有怀疑。伊党也曾用类似的借口,来合理化和掩饰其意图,但这不能否决其提呈法案的违宪性。不要忘记,卡立沙末曾于5月表示诚信党接受伊斯兰刑事法,该党也是伊斯兰政党。民眾有理由质疑诚信党所提出的替代动议,与伊党的私人法案同样违宪。
我想问的是,诚信党提出替代动议,以修改355条文的目的和理由是什么?该党的举动是否已获得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同意?忽视和不採取行动並不能成为一个借口,也不能作为他们无法在政治里扮演积极的角色,以及不负责任的理由。行动党和公正党必须对人民负责,並针对他们善变的政治盟友最近所製造的混淆和忧虑交代。
我也质疑诚信党的替代动议,是否也是希联三党于一月所同意的新共同政策框架的一部分?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善忘、忽视和缺乏行动,儘管知道诚信党倾向于实行伊斯兰刑事法,但却无法阻止诚信党。诚信党令人惊讶的举动,再次唤醒人民有关行动党和公正党在民联时期的失败,误导人民,即屈服于伊党的伊刑法议程。因此,我促请希联领袖澄清和交代此事,因为人民是有知情权的。
摘录自  东方日报  /刘华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