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和伊党到底对雪州打着什么算盘?

雪州是全国政治、商业高地,所拥有和可分配的资源也最多。夺得雪州政权,等于扎下了一根钉在国家心脏地带,进可伺机夺取或巩卫中央政权,退可运用州属丰富的资源来发展自身政党,借助数量庞大的基层政治岗位培养人才新血。因此,雪州政权之争,绝对是来届全国大选重头戏。

面对险峻的雪州政权保卫战,作为政权骨干的公正党,在处理选区划分、民联瓦解、伊党纷争等足以让雪州政权易主的课题时,政治立场却显得模棱两可,也没有果断的解决这些问题,反而让它剪不断理还乱的延烧下去。到底雪州公正党、大臣阿兹敏打着什么算盘呢?
我们从最大的乱源伊党来切入分析。很多人说雪州公正党不能失去伊党的支持和票源,不然在伊党和巫统的夹击下,雪州政权绝对易手。但笔者反认为,与其说雪州公正党需要伊党,倒不如说雪州伊党需要公正党。首先,有别于其他州属,雪州高度城镇化、工业化,所以雪州伊党竞选的州议席大多属于城市区,如万宜、千百家,有别于伊党传统上有绝对把握的乡镇议席。这些选区的选民特征是教育程度高、网络接触面广、以及思想较为开放,和伊党惯于应对的保守、乡镇、宗教化选民差别太大。
过去两届大选,如果没有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帮助,雪州伊党绝不可能在这些议席上胜出。可以这么说,就算伊党中央和巫统已经就雪州选区的政治利益分配谈妥,巫统肯让路给伊党竞选,选民结构也会让伊党在对垒公正党或者诚信党的时候败阵。至于其他乡镇选区,就算巫统和伊党结盟,巫统也不可能把这些议席让出来。那些是巫统在雪州最重要、最稳固的地盘。在308和505反风的冲击下巫统都有能力保住这些议席,它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若即若离的盟友关系而把这些议席双手奉上给伊党呢?
雪州伊党身处两难
总结以上原因,就不难看出雪州伊党正身处两难,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雪州伊党主席伊斯干达对党主席哈迪阿旺所谓伊党将独自竞选雪州议席的论调并没有正面回应。作为两届行政议员,伊斯干达明白一旦雪州伊党跟从伊党中央的策略,那无疑把过去8年累积下来的官位、资源和地盘拱手相让。雪州伊党众州议员的政治生涯也将就此结束。所以,他断不会贸然把和公正党、行动党,甚至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协商的大门关上。
阿兹敏其实也看中这一点,所以才断然拒绝行动党雪州闪电州选的建议。他有绝对的信心雪州伊党一定会为了本身的政治前途而坐下来谈判和协商,现在需要的只是时机。一旦协商开始,他保住雪州政权的方程式,就是五党联盟——公正党主攻选区划分后的混合区,行动党攻打华人区,伊党和诚信党瓜分原本属于伊党的议席,而土著团结党则倚靠马哈迪的影响力,主攻巫统的乡镇强区。
在这种安排之下,雪州公正党竞选的议席变少;行动党的议席固然保持甚至增加,但是由于它是华基政党,不可能在该党中诞生大臣,算起来政治筹码反而较少;伊党放弃乡镇选区,保住雪州政府的官位,但再也无力争取大臣职位;诚信党则保住大选上阵的机会,虽然议席较少但是只要能胜出,这个新生的政党就可以站稳脚步,同时帮助公正党制衡伊党;至于土著团结党则和巫统全面对垒,胜了固然可以削弱巫统的势力,输了也可防止土著团结党趁机坐大,威胁阿兹敏大臣的地位。这种方程式,让阿兹敏可以居中统领各党,并在州选后继任大臣。这才是他的如意算盘。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黄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