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不是彩妆师

“同步揭檳威民生课题,民政11箭射火箭。”

这是本报10月3日《今日北马》头条,檳州民政党通过11名人民代表委员会,揭露州选区11项民生课题,包括遍地“黄金”(鸟粪)、转角见垃圾、杂草丛生、沟渠阻塞、路面坑坑洼洼、沟渠铁盖不翼而飞等。

对于该新闻标题,有朋友直接在“哇塞”(WhatsApp)群组信息,写此标题吓死人,标籤我询问难道不怕被人找上门吗?我回应对方7个字,即“记者不是彩妆师”。

朋友一句“不怕被人找上门?”预言,没料到竟然成真,但这是好事,因為檳岛市政厅城市服务局主任慕峇拉在新闻见报后第一天,找上本报报馆,了解报导内容后表明会在24小时内解决9项檳岛民生问题。

身為檳城人,听到慕峇拉誓言一天内要解决该民生问题,听了会很爽,至少新闻起到“监督”作用、至少他没有因為被揭露11项民生问题的报导,表露出不开心或不满意的情绪。

虽然一些问题截至本月5日尚未解决,不过,此处应给予慕峇拉对本身职责态度点赞,同时希望那些贪图自身便利,随处乱扔家居垃圾的民眾,有公民意识齐来维护环境卫生。

彩妆师,尤其是大明星彩妆师的守则,是要确保自己彩妆技术,能让大明星在镁光灯下和荧幕上,呈现最完美一面予粉丝,然而,媒体不是政治人物的彩妆师,不為五斗米折腰,无需為了取悦对方,而使用笔墨為对方粉刷掉存有的“瑕疵”,否则会失去媒体应有的监督角色,被他人揶揄為没有锋利牙齿的“看门狗”。

摘录自 中国报 / 陈日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