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姐斥议员跳槽不可宽恕 忘了安华是青蛙之王

(真相网/程义)沙州蓝眼主席拉京奥津与多名国州议员先后退党,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痛斥中选的国州议员捨弃当初代表上阵的政党,是无法被宽恕的。可是,她忘了自己的丈夫安华2008年扬言製造“916变天”,拉拢30名国会议员跳槽夺取中央政权,是大马史上最大的“政治青蛙危机”。

 

旺阿兹莎也不应忘记,希盟新成员诚信党所拥有的所有国州议员,都是在伊党旗帜下中选的。在民联瓦解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公布中委会名单,一口气“骑劫”了5名国会议员和5名议员。

 

伊党一度提醒这些代表伊党在大选上阵的候选人都曾经宣誓,一旦中选议员后却跳槽,就必须与妻子离婚,唯此事后来不了了之,否则很多诚信党领袖婚姻不保。

 

公正党同样接收了多名国阵议员“弃暗投明”,甚至来自亲密盟友伊党的议员也照收不误。2015年伊党道北区国会议员卡玛鲁丁退党,旺阿兹莎亲自宣布这名伊党叛将和另一名伊党党要兼前巫统雪州大臣莫哈末泰益加入蓝眼。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青蛙闹剧”是,2009年1月25日,霹州巫统波打区州议员纳沙鲁丁跳槽到公正党,由安华亲自迎接入党,民联一片欢腾。

 

当时,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当时在新春团拜活动上致词,还公开欢迎更多国阵议员跳槽到民联,而不会考量他们是选择那一个政党。

 

林冠英说,国阵根本没有资格指责纳沙鲁丁跳槽的举动是不道德和没有原则,国阵若要证明它讲究原则,就应勇敢拟定“反跳槽法令”,并通过修宪允许辞职的国州议员参加竞选。

 

没想到一个月后,纳沙鲁丁竟连同另外3名民联议员,即行动党九洞州议员许月凤、公正党美冷州议员贾玛鲁丁和章吉遮令州议员莫哈末奥斯曼退党成为独立议员,宣布支持国阵,以使霹州政权变天。在野党不讲原则在先,事后只能自打嘴巴指责许月凤等人。

 

火箭已故主席卡巴星曾经忍无可忍,2009年公开痛批安华是支持跳槽不道德行为的领袖,并谴责行动党领袖因安华提出的跳槽诱惑而支持跳槽。

 

东西马各政党议员大跳“草裙舞”的案例多不胜数,但是,公正党和行动党对于跳槽己营的议员,就以“弃暗投明”来自圆其说,跳槽敌营的议员则是背弃选民和不可宽恕,这不只是双重标准,而是太霸道。

 

刚退出公正党的沙州原任主席拉津奥京,是1994年沙巴团结党州政府垮台的主谋之一,他跳槽至巫统后,505大选前夕又跳到公正党的拉津奥京,还出任沙公正党主席兼反对党领袖。

 

旺阿兹莎没有资格指责别人,因为“政治青蛙之王”安华急功近利,要通过夺权手段来当首相,是跳槽风气越趋旺盛的祸首。选民痛恨政治青蛙,同样痛恨政党领袖肆意拉拢人民代议士跳槽,唆使和收买议员违背选民的信任和付托。

 

无论是反跳槽法令或是管制政治献金法,在野党都是口说民主,但百般推搪不愿支持落实这些法令,日前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向内阁提呈管制政治献金和开销法案,在野党多名领袖跳出来以诸多理由提出反对。

 

这些口是心非的在野党领袖一旦上台执政之后,根本不会真正落实改革而自断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