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自己 与人为善 – 探马华政治哲学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早前宣布,将探讨落实附属党员制度,让非华裔加入马青,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对此则回应,不反对马青探讨多元路线,但马华将继续成为单元种族政党。

马华公会应维持华人单元种族政党的定位,抑或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这类讨论在马华历史上已多次出现,特别是在马华面对比较严峻的客观政治环境考验的时候。
马华于马来亚仍处于英国殖民统治下的1949年成立,当时创党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华人的自保,即阻止英殖民政府继续驱逐华人返回中国大陆,以及救助被迁移到新村围篱内,受军警管制的华裔。
较后马华转型为政党,在政治上开始有所作为,与代表马来人的巫统合作争取国家独立和展开建国工程,与巫统同为马来亚两大建国政党,打下今日马来西亚政治,经济,法制和社会结构的初始基础。
简言之,马华的创党历史经历了一段“先自保,后突围”的过程,这段过程对后来马华政治路线的形塑,留下深刻影响。
马华创党先贤受英伦政治文化熏陶甚深,延续了英国保守主义政治哲学。另外,马华与中国国民党也存在深厚渊源,但马华从国民党主要吸纳三民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理论建设,而并无继承国民党的革命党论述。
马华在政治上信奉议会民主宪政,经济上倾向财政保守主义,在文化上则奉行民族主义,在社会议题上主要采纳保守立场。马华公会是一个保守主义的政党。
根据英国哲学家罗杰‧史库顿(罗杰·斯克拉顿)的经典著作“保守主义”(保守主义的意思),保守主义很少以口号,路线或目标等书面形式自我展示,因此它的思想不易用文字或演词表达,保守主义并不捍卫或追求“乌托邦”或“理想国度”而是推崇可行的(可能)的国家,致力于改进社会生活与政治生活的处境,因为这些才合乎人类自然情感。
马华相较于国内其它崇尚某种世界大同,理想社会等“斗争目标”的左派政党,其政治路线并不容易解释清楚;但分析并总结马华自创党以来的政治行为,立场和观点,可将马华政治哲学归纳出5点原则:
一,保护华人;
二,与马来人合作;
三,与马来人合作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华人;
四,保护华人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多元的国家体制;
五,保护多元的国家体制是为了保护所有人。
第一,第二项原则是政治行动,姑且称之为“行动一”和“行动二”;第三,第四项原则是政治目的,姑且称之为“目的三”和“目的四”;而第五项原则是政治格局,姑且称之为“格局五”。
用最简化的模式说明上述5项原则的因果关系,就是“行动一”和“行动二”是为了达到“目的三”和“目的四”而只要“目的三”和“目的四”能够实现,就会形成“格局五”换句话说,“行动一”和“行动二”的最终目标其实是“格局五”。
若再深入讨论,“行动一”保护华人,也就是保护好华人在政,经,文,教领域的既有权利和利益,不让这些权利和利益受侵蚀。“行动二”马来人是国内最大族群,转换成政治语境就是掌握最大政治力量,要保护华人,就不能不跟马来人合作,问题是,跟哪一些马来人合作?
这就要受“目的三”所制约,与马来人合作的目的既然是要保护华人,那么马华的马来人合作对象就必须满足两项条件:一,这个马来政党足够开明,不会阻止马华保护华人的权利和利益;二,这个马来政党足够强大,能代表国内大部份马来人,如此才能说服大部份马来人不反对马华保护华人的立场这两项条件必须。同时满足,缺一不可,否则“目的四”和“格局五”就不会出现。
马华创党初期,当时马来亚已有数个马来政党,马来人政治也存在各种意识形态。那个时期,马华必须做出选择,也因此引发党内分歧,但最终选择与巫统合作,因为唯有巫统能同时满足上述两项条件。时至今日,政治形势基本不变。
?实现了“目的三”还要实现“目的四”要如何保护多元的国家体制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把所有“单元”摧毁,全部融入到“多元”这是许多国家采取的同化政策;二,保护好每个“单元”每个“单元”都被保护好,就是保障“多元”存在的最佳策略马华用的就是第二种方式 – 马华相信,保护好。华人这个“单元”就能保护国家的“多元”。
“目的三”和“目的四”一旦实现,“格局五”就会自然出现。马华用单元种族政党的行动,就能实现多元种族的目标。
那么,不认同马华华人单元种族政党定位的其它政党,特别是号称多元种族的政党,又是怎么做的呢?他们绕过“行动一”,“行动二”,“目的三”和“目的四“然后告诉大家他们可以直接实现”格局五“这套论述直截了当,也似乎更省时省力,那为何马华不选这条路?
原因是:一,“行动一”和“格局五”并不冲突,而且“行动一”的最终目标就是为了实现“格局五”;二,政治现实是资源有限,马华只能用有限的资源做好“行动一”和“行动二”用有限的资源保护好华人。三,那些多元种族政党的多元种族论述,到了现实的具体行动层面,还是得回到“行动一”和“行动二” 。
用8个字概述马华的政治哲学,就是“保护自己,与人为善”国内华团,华校,华文报的存在,事实上也是基于同一套论述。
摘录自星洲日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