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政府羞辱申遗功臣 邱思妮被逐出会议厅

(真相网/陈家豪)乔治市申遗成功的最大功臣,惨被州政府“恩将仇报”羞辱,槟城文史作家邱思妮(Khoo Salma)因过去多番质疑460亿令吉的槟州交通大蓝图破坏世遗,被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和槟州交通理事会公然逐出会议厅!

 

槟州知名社运人士邱思妮于9月2日下午在面子书发帖,控诉她当日以槟州古迹信托会永久代表的身分,出席槟州交通理事会会议时,被一名女官员Vishan至少三次呼喊她离开会议室。

 

邱思妮透露,曹观友抵达会议室后,证实槟交理事会只让“成员”参与,最终她忍辱离开,但她临走前表明3点不满:1.会议室裡有许多空着的座位;2.多名身为理事会成员的州议员并未出席;3.参与会议者的性别严重失衡。

 

“如果总值460亿令吉的槟州交通大蓝图真的是为人民造福的计划,这不是应该公开让人民和媒体参与会议吗?”

 

槟州社尾万山是世遗古迹的重要标誌之一,但槟交大蓝图建议将该地点改为轻快铁、单轨火车及电车的交通枢纽,建设与世遗格格不入的高楼、铁轨和洋灰巨柱。为此,民间组织一再大力反对。

unnamed (3)

儘管州政府声称圈定的轻快铁及单轨火车总站枢纽,设在位于古蹟区以外的社尾旧址,但位于古蹟区边缘的社尾旧址,进行任何发展也会对乔治市世遗地位造成影响。

 

槟州政府口说聆听民意,但这次邱思妮竟被公然驱逐,反映行动党州政府的民主和透明诺言,已宣告终结。

 

事实上,乔治市申遗成功并不是2008年执政槟州的行动党的功劳,早在1989年,当时还是槟城古蹟信託局秘书的邱思妮看到乔治市大量的战前屋且拥有东南亚少见的特色,具融合式生活文化,绝对有条件申遗。

 

她在90年代初向当时的槟州旅游委员会主席纪碧真提出保留古蹟的概念,并获得后者认同,两人较后更划出大面积的古蹟区,为乔治市申遗拟定方针。纪碧真也向时任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提出保留古蹟的建议,槟州政府过后便开始着手申遗的计划。

 

乔治市三度申遗才成功,除了归功政府、古蹟保护组织、社团、宗祠及人民的努力,邱思妮更是功不可没。

 

另一名学者槟城论坛成员林马惠博士,早前因致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邀求派员评估槟州交通大蓝图对世遗地位的影响,结果被首长林冠英曾8次以“骗子”字眼斥责他,还指他背后插刀。

 

林马惠强调,即使林冠英革除他的所有职位,也无法阻止他继续为民发声。“我不玩政治,我的举动是超越政治,是为了公共利益出发。”

 

槟州政府把申遗成功的功绩据为己有,再为了巨大利益的“霸级工程”羞辱学者,槟州人民看在眼裡,是心凉还是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