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意为教育付出 施比受更有福

出任教育部副部长的4年多以来,对于愿意为教育伸出援手者,我都无任欢迎,教育部也乐于给予配合,然而,有关援助的前提必须是无私的奉献,而不具有任何动机与企图,需知:“施比受更有福”。

对于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近日炒作的议题,指教育部或我为难槟州政府派发100令吉给予槟州各源流小学生,对此,我要郑重地作出回应。

首先,我从来都没有禁止或阻止,任何人给予学校或学生的援助,我也欢迎任何人士的援助,毕竟,最终受惠的是教育体制与学子。早在6月份的国会下议院会议中,我便已告知来自行动党的国会议员章瑛,我欢迎槟城州政府给予州内小学生100令吉,但前提是有关发放是没有任何政治动机。同时,槟州教育局高官也与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多次的联系和协调,就是希望可以透过最简易的方法,让全体学生受惠。

其次,中央政府在今年新学年时,便已给各中小学生100令吉援助金,当时,也是针对全国所有学校的学生发出,而有关发放也是交由校方处理,无须劳师动众要登记家长的资料。州教育局拥有所有学校的学生人数统计,槟州政府可以透过州教育局的配合,发出有关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身为公务员,有关款项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而我们也应对校长们的诚信有信心。

第三,发放的机制有很多种,小学生在领取100令吉后,我相信,他们最后会交至父母亲手中,毕竟,之前中央政府发出有关援助金时,都没有任何问题。同时,学校也可以透过派发成绩单时,家长前往学校与班导师见时,再直接发出相关100令吉给予家长,这些机制都应获参考。

换言之,只要槟城州政府有诚意发出100令吉给予小学生,而不具任何目的或政治动机,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然而,槟州政府执意要获得所有家长的资料,包括住址、联络电话等,这却显得槟州政府不够大方,而且是多此一举,并增加学校教职员的工作,即要为州政府作类似问卷调查的登记工作。

况且,若为获得100令吉,而必须毫无保留地公开家长的资料给予州政府,这对家长而言是否公平?毕竟,学校拥有家长的资料是便于联系与处理问题,然而,州政府借机要获取家长的资料,难免会让人觉得别有用意。同时,若此先例一开,往后有其他团体机构也仿效,那试问我们是否也要允许,家长还哪有隐私可言?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槟州政府执意索取家长资料,方愿意发出100令吉,而以诸多的藉口排除其他可行机制与方案,他们何以如此渴望相关资料?教育部不认同有关做法,并提供中央政府之前派发100令吉的方案,槟州政府不但不能接受,还发表各种似是而非的言论,试图引起民间对教育部的憎恨,当中的动机已昭然若揭。

教育不是政治,不要把政治的争斗带入教育领域;教育拥有伟大的使命,我们要为下一代负责任,也要为国家未来负责任。只要有诚意给予奉献,我绝对无任欢迎,也愿意给予协助;至于那些别有用心,或奉献过程中带有条件的,我是不会认同与妥协的。

转载自:《魏家祥部落格》发表日期:12/8/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