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作俑者就是马哈迪

伊斯兰刑事法在我国阴魂不散,借尸还魂时不时成為媒体的焦点,始作俑者归功於巫统和伊斯兰党眉来眼去,餘情未了。这两党根本是贴错门神,风马牛不相及。不过,在一些攸关政治利益的课题上却心有灵犀,默契十足。伊斯兰党要在国会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获得巫统“祝福”,就可看出端倪。

我国立国之联邦宪法已经阐明大马是世俗国,不是伊斯兰国家。不过有人往往為了政治利益,把大马世俗国的地位扭曲成伊斯兰国家,而且有些领袖还沾沾自喜。

这个严重的扭曲和误解,始作俑者就是前首相马哈迪。他於2001年9月29日宣佈我国為伊斯兰国家,一连串带有宗教色彩的政策和措施也接踵而来。后 来宪法还添加第121A条文為伊斯兰法庭开路,把我国民事司法制度弄得乌烟瘴气,几乎巔三倒四,让一些民事案件碰上伊斯兰法律时有无所适从的感觉。

由此可见,伊斯兰法律的势力已经逐渐扩大,倘若以民為本、以民為先的政府还不捍卫大马作為世俗国的最后一道防线,还在国会让伊刑法私人法案横行霸 道,有朝一日,防线一破,我国将倒退至神权国家,而其他伊斯兰神权国家已经是很好的例子,经济放缓,民不聊生,一失足成千古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