豢养别人的走狗咬自己 华社被宰割有待醒悟

(林放)伊斯兰刑事法潜在的危胁,已逼使马华、民政和国大党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巫统协助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私人议案於10月在国会过关,廖中莱恫言将与另二位部长和四名副部长辞掉官职,马袖强和苏巴马廉也将采取相同的步骤抗议。

哈廸的议案将加强伊斯兰法庭的惩罚权力,虽不具备伊刑法之名却行伊刑法之实。虽然只在吉兰丹“初试啼声”,但这个缺口一打开,借尸托魂的伊刑法就会寻找适当的时机逐步流向各州滋长。当前各州实施以伊斯兰精神和教义的行政指令多数由丹州鸣枪,巫统为了与伊党竞争宗教的虔诚度以拢络马来选民,不断奉陪。而这些措施也间接影响非穆斯林社群的起居作息。所以,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的危机意识正冲击非穆斯林的忧患神经。

副首相扎希保证只在丹州实行而不必恐慌的劝告缺乏说服力,因为宗教的力量一旦被摆置在敏感地帶,个人或是政党难以阻截这股激情,尤其是伊刑法被视为上苍的法律,一旦掀起热潮,穆斯林只有唯命是从。因此,有关法令一旦扎了根,势必摧毁固有的世俗宪制,两套刑事法律将分裂人民并产生不堪设想的对立和矛盾。

多数人指责巫统是哈迪法案的帮凶,而未把矛头指向伊斯兰党这始作俑者,主要是伊党立党以来开宗明义宣示要创建伊斯兰国的理念此情不渝,而它在丹州历久不衰地执政已证明宗教的号召力拥有一定的市场。人们只好在伊党影响力之外的州属防堵伊党的渗透,以免伊斯兰国借势而起。

在2004年的大选,由於敦阿都拉巴达威的效应,国阵以秋风扫落叶之姿赢得亮丽战绩,当年马华其中的致胜之道就是猛轰伊党的断肢法。但在2008年,国阵被胜利沖昏头脑,对打腐肃贪不当一回事而遭民联围剿而失去三分之二议席的执政优势,而马华对断肢法掉以轻心也让伊党崛起。主要是由行动党替伊党的宗教治国的立场涂脂抹粉,从而壮大了伊党的政治版图。

为了改朝换代,民联应运而生。行动党押上两注,期望公正党和伊党的势力能取代巫统执政而自愿为跟班。这时期,行动党为了从伊党的马来人选票借力,其秘书长林冠英与哈迪阿旺联合签署协议,认同伊党有权力以自己的方式为信仰和伊斯兰国理念斗争。

这份被网络狂炸的“走狗卖华”文件中,表明伊党和行动党之间的大同小异的分歧只有百分之五, 九十五巴仙毫无疑义。於此,行动党人肆无忌忌禅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直到与哈迪断交之后,这首歌曲仍是火箭的经典肉麻和自耻。如今,行动党在民联消亡后另組希望联盟,培植从伊党叛变而另起炉灶的国家诚信党,再次证明行动党必须仰赖马来人宗教特性的政党苟活求存,不惜宁为臣奴。

可笑的是,行动党推销诚信党的开明不堪一击,如今该党主席末沙布的立场是,始终相信伊斯兰法“把幸福快乐帶给所有人” ,认为可以解决人类的问题。这么一来,行动党於一年前赶走伊党这头虎,如今迎来一只狼共枕纏绵。

行动党促请马华针对巫统放行哈迪阿旺法案退出国阵,按照抵抗伊刑法入侵国社应表现的赤胆忠义,行动党则必须与诚信党划清界线退出希盟,林冠英也应在槟城驱逐伊党坐拥的官职,行动党也应该退出雪州的联合政府,因为这里伊党的存在。问题是,林吉祥和林冠英严以责人宽以恕己,玩弄和扭曲政治课题的强项几乎能把湿水大炮轰响。

华社到底会否对伊刑法醒悟,也许长期受到迷幻药的影响而精神散痪,至今还豢养别人的走狗咬回自己。

http://www.limfang.com/2016/06/blog-post.html

豢养别人的走狗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