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气的反对党在哀鸣

50

但阿德南不是纳吉,他不想走纳吉的路。他凭砂场之役树立威望,他会定下新的游戏规则和朝贡制度,提醒国阵大老,西马、东马各有老大。

这是一马丑闻发生以来的首场选举,如果说执政党用失败战胜了自己,那么,反对党就是被自己的成功给打败。

民联的分裂种下了希盟失望的种子。选前党内炮火四射,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结果,全败纪录清楚反映在6个行动党和公正党对打的重叠选区,让国阵轻鬆躺著中选。

选举游戏和网络世界,让反对党看到激情和虚拟的权力及胜利,因而过度重视权力的争夺,忽略在砂场上的现实考量,窝裡反带来自相残杀,导致反对党得了早衰症。

行动党含悲带愤

华裔选民有10万个理由不投给国阵,同样也有10万个理由不投给分裂的反对党。含悲带愤的行动党延续不了上届砂场战绩,成了最大输家,痛失大片江山,在华人区丢失5席。

选委会重划选区,新增议席大部分落在国阵堡垒区,面对暗器,反对党知道自己一早输在起跑点,也一早知道团结更加重要,可是最后的表现却让人失望之极。

不争气的反对党在哀鸣,让心痛行动党的人更加心痛。

– 甄子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