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一过 《谁来爱我》?

11

每逢大选,无论是国选还是州选,只要当选举来临时,一般的平民百姓就会摇身一变,当起了“老板”。

当这种“老板”的机会不多,5年一次,而且期限十分短暂。

但是,身為砂州的子民,当“老板”的次数会比西马同胞多,那是因為国选与州选分开进行,每隔两三年就得投一次票。

在大选期间,平民百姓是朝野政党候选人心目中的“宝贝”,他们会把你当成掌上明珠来疼、而且很多时刻是有求必应。“宝贝”,你想要啥?你尽管提出来、尽管索取,好处也尽管拿,千万不用客气。因為过了大选,你可能就会被打回原形……

换句话说,人民在选举期间,都扮演著“判官”的角色,用手中的那一票,去选择及决定谁能当官。朝野候选人在过去5年当官的政绩、服务人民的态度,以及对地方与社区建设发展的贡献,都是“判官”们评分的重要项目。

而“判官”对於首次参选的候选人评审的角度与观点却不同,当中许多陌生面孔视為政治投机分子,只会趁著大选大捞油水,难以获得“判官”的青睞。但也有者虽是政坛新鲜人,但他们政治资歷、名气与从政能力若能得到“判官”的高度评价、认同与肯定,只要能突围而出,同样有机会平步青云。

在大选关键时期,面对这些不起眼的“判官”,平时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朝野候选人也不得不在人民当“老板”的时刻,低声下气。他们不是害怕,而是输不起。在5年一次的大选,力求的只是你手中的那一票。只要能得到你的那一票,一切好谈、一切好说。

很多短暂的“老板”看透了大选与政治的真面目,对国家及社会的政治局势与演变感到失望、痛心,寧可放弃当“判官”的机会,连票也不投。他们或认為,反正把选票投给谁,也一样改变不了什麼。

朋友打趣问:“什麼是政治?能吃的吗?”。朋友形容,大选时期,候选人都把草民当“宝贝”来疼爱。大选一过,什麼“老板”、“判官”?倒头来,平民百姓终究要唱的,还是邓丽君那首老歌《谁来爱我》?

(星洲日报.砂拉越.评论.作者:黄敬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