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的“一条龙服务”

46
(林爱珊) 在迈入自媒体时代的初期,媒体行业格局悄然改变,乃至人人(自称)都是记者;发展至今,我们必须换个说法: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主播”。
日前,脸书(Facebook)将原本只限美国用户及名人使用的视讯直播(Live Video)功能,开放予大马iPhone用户使用。如果这项功能能够按期全面上线,预计它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15亿脸书用户在线社交活动的方式。
接下来,我们应该常常会看到周遭有人拿着自拍棒,边走边对着镜头说话,这些“主播”可能是正在针对特定事件进行“现场报道”,又或者纯粹只是分享生活上大大小小的事物。
在资讯爆炸的年代,海量的资讯每天通过各种管道平台排山倒海而来。一些自媒体或商业媒体,甚至也有新闻媒体,为了争取受众的”眼球”和话题性,而不惜靠“膻色腥”(Sensation)新闻来赚取点击率。不幸的是,这种为了争取话题性、追求点击率、吸引注意力,而选择跨越道德底线、模糊是非、造谣生事的自媒体,大有人在。
20年前,无论是办报或经营电视台、电台,都需要很大的财力和人力;如今,自媒体可以摆脱这些限制进行自主传播,大大降低了媒体传播的门槛。这种改变,不只“丰富”了自媒体时代,也令到新闻媒体行业不得不调整步伐,因为他们不仅面对同业的竞争,同时也要面对自媒体侵占多年来辛苦建立起来的“地盘”。
为了顺应新时代的要求,媒体必须尽可能善用所有新的传播渠道和工具。在这种情况下,专业新闻记者的职能有所“延展”,除了被要求信息传递快速、精准,记者也在“技术赋权”下,多了一些职能。
之前和媒体朋友谈起此事,他们笑称时下的记者有如叶问,一个打十个。为何这么说?因为身为一名记者,他们不只负责采访工作,也要探消息、翻译、追踪新闻、搜集资料,如今还得拍照、摄录,偶尔也负责旁白叙述,甚至是后期编辑与剪接;这种情况在中文媒体圈内更为明显,有者因此自我调侃地形容,这根本是“一条龙服务”。
然而,在“一条龙服务”的背后,这些记者并没有因此得到更好的薪资、待遇。尤其是中文媒体行业,一些服务15至20年的记者,有者底薪甚至不到3000令吉,令人感叹既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