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拿教育来开刀

81

(林瑞源) 因為国际原油价格暴跌,政府收紧各部门开销的负面效应终於显现,民眾必须有心理準备迎接接踵而来的考验。

教育拨款减少,所以教育领域接二连三传来坏消息,包括政府停止保送700多位公共服务局的大学先修班奖学金(BURSARY)受惠学生前往海外深造、156名(33%)在公立大学服务的合约教授被终止合约、一些州属的母语班无法开课,以及各源流学校面对经费不足问题,连贫寒学生的食物辅助计划也“缩水”。

此外,财政部继续推行津贴合理化措施,因此政府从3月1日起,取消25公斤装面粉的补贴,价格从33令吉75仙涨至42令吉。之前有消息指出,关税局计划在2月1日,即华人新年前调涨过去10年来未曾调整的酒税,各类酒精饮品的税率涨幅平均约10%;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看来酒类也逃不了涨价的命运。

如果这些削减开支的动作无法让政府达到赤字3.1%的目标,预料接下来还会有更多减少开销及增加税务的行动。

首相纳吉在去年10月公佈2016年财政预算案时,宣佈各部门的开销比2015年的预算案减少约67亿令吉,但过后油价再猛挫,因此今年1月28日,首相再宣佈调整2016年预算案的11项举措,以节省90亿令吉的行政及发展开销。

不过,各部门如何削减近5%的开支却没有明确的说明和指南,几乎是让官员们自由发挥,以预算剧减约24亿令吉的高等教育部為例,政府大学就直接拿合约教授开刀,没有考虑到后果。

国家教授理事会(MPN)首席执行员拉杜安教授指出,国家要培养一名教授需要300万令吉的成本,一旦这些教授被外国招聘,将导致人才外流。

如果我们要成為先进国及区域教育枢纽,就必须拥有高素质的师资,因此解僱合约教授是与国家宏愿背道而驰的,也导致国家蒙受巨大的损失,然而高等教育部长依德里斯朱索只能以“大学在大部份决策中拥有自主权”做出回应,没有设法加以纠正。

教育部削减学校的行政费也不恰当,因為学校的日常运作、课外活动和代课老师的编排受到影响,就会降低教学的素质;减少课外活动和运动,也将影响学生的德智体群美五育均衡发展。

学生辅助食物计划则是為了让家境清寒的学生不会饿著肚子上课,现在此计划从每年的190天缩减至150天,也苦了清寒生。

削减津贴也应循序渐进,否则将会再刺激偏高的物价,今年1月的消费价格指数(CPI)年增3.5%,已创下22个月来新高。

市场还未完全消化6%消费税的冲击,马币贬值的负面效应也刚刚发酵,任何必需品起价对老百姓和商家来说都是百上加斤。

政府如此没有规范的削减开支,能够达致减赤的目标吗?大马债券评估机构(MARC)就认為,政府预计削减90亿令吉支出保赤过於乐观,以目前经济成长趋势,政府需减超过100亿令吉,因此可能须向发展开销下手。

国家此刻面对巨大经济压力,更应该谨慎分配资源。教育是立国之本,在政治无法挽救国家的时候,我们需要教育和年轻一代来引领国家走出困境,可是政府却向教育下手,让人更加担忧国家的未来。

政治领袖应该放下政治,花多一点时间去关注经济,关心孩子和穷人的需要,才是為官之道。

(星洲日报/作者:林瑞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