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演员只敢在华社耀武扬威

69

(林放) 这一次,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嘴咬舌头,因语带酸气恶评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捐助四万令吉予八所华小,不懂拿捏分寸,遭到黄惠康四两拨千斤回击,使到这位平时以口水问政的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在群起围剿声中无法招架,而她的同僚也许不能认同她的言举,都袖手旁观。

黄惠康受国防部长希山慕丁盛情之邀,出席森波浪国会选区的新春团拜,礼尚往来对区内8所华小捐献4万,是应节的礼数。如果他捐献给希山慕丁选区内的马来人社区组织,那才叫不识时务。

张念群批评:“捐钱,通常是天灾人祸,重大灾难。人道主义援助,在国际是普遍的。”,言下之意,黄惠康大使此次捐献并不是按照国与国之间救灾扶难的传统行事,既有越踰、干预,也有矫枉过正的议程。

但张念群没有摸清底细,黄惠康自言过去3年,走访10州,对20多所华小和独中共捐了不下50万令吉之数。张念群和一眾行动党国州议员既然瞭解华教发展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為何没有施以援助却不乐意看到别人慷慨。如果说是国阵政府行政偏差忽视华教,那么,行动党由华社捧上政治神台,分别有份参与檳城和雪州的政权,何时动用政权资源扶华教一把?

黄惠康说,中国有太多的希望小学仍受各方捐助,他欢迎我国的YB慷慨解囊,而绝对不会愚蠢到批评捐助者干预中国内政。此一绕圈的旁敲侧击,暴击张念群胸口,相信她能做的,只有受拳忍痛。

张念群是政治演员多过為民办实事的人物。2012年,她是沙登区国会议员 ,带著仅4个月大的女儿顏矜格到国会,要求当局率先為在国会工作的妇女提供托儿所。这个举动似乎炫耀她的生育能力应受到关注,因為在此之前,她从未替别人想过这种美事。

一个為人妻母者既然选择投身政治,就得牺牲部份家庭事务,就像其他职场的妇女一样。领了两万议员酬资还要托儿所,接著又可能要求专业的看护,纳税人有义务替你养儿育女吗?

改编“财神到”如同倒屎

最近,张阿姨与潘俭伟拍了应节的贺年短片,以“财神到”改词嘲讽纳吉的26亿捐款,财神来自中东(西亚)。华人的传统文娱文化如果搅拌著政治酱料,也许演者洋洋得意,却把族群庄严的庆贺时节作為一种手段製造憎恨譁眾取宠,便是自我践踏文化和污染了新年的气氛。

尤有进者,短片中把财神爷贬损到成為落魄的乞丐,这对华人仰赖财神关照的“恭喜发财”美好祝愿,简直就是带来霉气。张潘两人一时之快,却给农历新年倒了屎。

行动党政治演员的戏码,兜来兜去也只是在华族社群耀武扬威,既然嘲讽是必须受到容忍的政治诉求的一种形式,既然行动党要伸出触鬚赢取马来人的支持,这类演员如果有种的话,也不妨在马来人的节日庆典,利用其文化特色改编和製作同样的讽刺短片,作為改朝换代的先奏。但不必问神,就可赌这些人没胆没种。

原载《中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