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警告前播谣无罪?

11

(慕容公子)警察一哥卡立警告谁,又敢对付谁?

这是恐袭谣言散播之后,警方第一时间的正常反应,警告后再警告,就得果敢採取行动了!

当恐袭谣言满天飞时,警方的“行动”是甚麼?当然率先警告,跟著就缺少下文。

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部长,可以说是散播“恐袭谣言”的首犯。但,警方要警告和对付的造谣者,绝不会是东姑安南,应是有所选择和针对性的其他造谣者。

警方既把“恐袭”视為谣言,而非可靠的情报,就得对东姑安南的“可靠情报”有所行动,但,投鼠忌器却是警方一般的标準作业程序。

所以,当传媒报章记者追问警察一哥卡立,将会如何看待东姑安南的“恐袭情报”,是否会传召部长问话和调查。

警察一哥答得好,避开了部长“情报与谣言”之间的争议,只简短的说,谁在警方发出“警告”的旨令之后,再继续散播谣言,还妖言惑眾,不管是谁,警方都会採取行动对付。

部长误中恐袭情报陷阱

如此说来,东姑安南是在警方发出警告前播谣,而非在“警告”之后造谣,当然享有法律“疑点”上的利益,应无罪释放。

换言之,第一个製造谣言的人,是无罪的,跟著他四处散播谣言的人,才是当诛者。

这情况,就像马哈迪对纳吉“喋喋不休”,说了不少造谣生非的话。林良实不过衰多口,重复了马哈迪所“说”过的话,就吃官司被告诽谤了!

东姑安南的恐袭情报,当然不可靠,警方都说是谣言了!巫统部长不过是误中谣言当情报的恐袭陷阱。

所以,东姑安南不算是个造谣者,只能说是个被人利用的无知播谣者。

关键是,马来西亚的部长,太多属於“口没遮拦”之辈,喜欢抢嘜,大喇叭的宣扬他们的智慧和卓见,自以為高人一等,显其官威和权威。

话说东姑安南截获了“恐袭”的第一手情报后,哪会甘做哑巴,自然要成為传达“恐袭”的第一人。

就像金钱游戏里的幕后大老闆,理所当然不是第一号大老千。但是,追随大老千,摇身变成“帮兇”的小老千们,却成了罪魁祸首。

回头看警察一哥的“警告”对象,当然不会是带头的大哥,而是跟著起哄的一群嘍囉,这是警方力有所不逮之处。

看刮刮乐族群的横行无忌就好,警方只捉到刮刮乐之子,刮刮乐的“教父”永远云深不知处。

教父是谁呢?

可能幕后还有拿督丹斯里,甚至高官显要。

马来西亚是个“谣言”的国家,谣言比恐袭更狰狞,但,部长高官却带领民眾,疯狂的爱上了谣言!

(光明日报/看剑‧文:慕容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