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緊腰帶、量入为出

15

(胡逸山) 我看也不需要说些甚麼客套话了,就直言吧。今年看起来会是蛮艰辛的一年,大家既要勒紧腰带,又要居安思危,更要静观其变,实在不简单啊!

先说勒紧腰带吧。举世经济的不景气自约2007年美国爆发房贷危机引发以来,至今还在延续下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期间我们看到欧盟在本世纪初兴高采烈地推出的欧元,在所谓的(不是很光彩的)“欧猪五国”(即希腊、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财政治理难题一团糟地爆发,几乎溃不成国的不能自拔情况下,业已半死不活。遑论更多的欧盟国家考虑加入欧元区,连力求“越来越紧密”的欧盟本身都可能四崩五裂了;君不见英国就要举行公投,看继续留在欧盟裡是否还有积极的意义了?

在本区域,东盟今年正式成立了经济共同体(AEC),大肆减免成员国之间的关税与非关税壁垒。能够减免东盟各国间贸易的成本以及人為的障碍,总体上当然是件好事,因為更大量的贸易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刺激经济的成长。但在欧盟与欧元的前车之鉴下,我认為东盟各国之间大家保持现在这样的距离就好了,也不用太过亲密了,更别去奢想甚麼“东元”了。

至於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在东盟裡我国、新加坡、汶莱和越南皆有参与,其他如印尼、菲律宾与泰国也表示兴趣。TPP有别於传统的、如上述AEC般的自由贸易协定,而牵涉到如劳工政策、知识產权、纠纷仲裁等传统上较属於各国内政范围内的社会经济事务,所以对於许多在各方面的规范还跟不上国际水平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TPP长远来说对本地是件好事,能提昇本地的经济產业增值。然而TPP却“生不逢时”,偏偏在举世经济不景时推出,所以各国在竭力提昇各自经济產量之餘,还要兼顾在TPP要求下的各式转型,免不了怨声载道。

而美国的联邦储备局,在去年岁末大家还在為经济艰难而唉声叹气时,竟然“眼光独到”地认為美国那微不足道的经济增长恐会“过热”,毅然提高了借贷给银行的利率。这项“英明”决定的其中一个后果,当然是流窜在世界各地的美元“热钱”,就开始不再投入各所谓正崛起经济体的市场裡,而陆续回流美国去享受虽然仍然底企,但相对稳定的利率了。所以包括马币在内的各国货币近来趋於疲软。

而中国股市在数日内“中了”所谓熔断机制而停市,世界各国股市也纷纷“响应”跌板,在在的显示出全球化经济的联动性,以及持续的不安全感。国际原油价格久久未见回升,对仍然是个原油出口国的本地,当然也还是有巨大的经济影响的。

所以今年大家当然要勒紧腰带,能省则省了。而且的确要从个人与家庭做起。一些高官的甚麼在办公司煮饭的言论,当然是无稽之谈。好好的一间办公室,是拿来处理公务、发展生意的,不是拿来既浪费时间又搞得乌烟瘴气的煮饭的。但譬如说在家做好简单的三文治或健康的便当,带到办公室裡,午餐时拿出来享用,可过上约一小时的个人时间,无须到餐厅裡去挤人潮、吃油腻,那又何乐而不為呢?人家西方先进国家的劳动群眾们,不也如是做吗?

去年年底时,不时看到好一些旅游欧美日韩等地的网上照片。如果真的负担得起想必高昂的旅费的话,我是极為鼓励大家多出去走走看看世界之大,方会觉得自己多麼渺小、本地又如何尚有巨大的改善空间云云。但如大家在经济上还是必须量入為出的话,那麼可改為来也开始勉强算得上是世界旅游胜地的我老家沙巴来,多做消费刺激本地经济,又可促进国民理解与融合,乃明智的一举数得之选啊!

(星洲日报/沧海青山‧作者:胡逸山‧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