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缺月圆 苦尽甘来

9
(叶汉荣) 听一段26亿故事,拉一曲Susah Hati椰胡,蓦然回首,我们已快走完2015。
在得过且过,能贪且贪,“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在位多久”国土里浸淫了十二个月,华总选出年代汉字“苦”,非常合时、贴切的反映了人民过去一年心境和感受。
刚落幕的巫统大会,除了吹捧主子一面倒趋势外,就是看到马来剑向月亮伸出橄榄枝,若这新一轮合作成功,大马将进一步伊化,冲击社会程序,这对其他非穆斯林来说,肯定是个不小影响。
经济低迷,马币贬值,摆在当前有数不尽的国家课题待纠正,我们可爱的甲抛峇底巫统代表,却再挑起马航空姐制服问题,批穿着暴露,像“还没缝纫的布”,不符伊教规,目光短浅,彻底暴露喽啰兵狭隘保守思想。
若大马真的伊化,让这些极端份子抬头,会是个什么局面?
像之前美丹花园拆十字架风波,近期玛拉大学反基督教讲座,极端客放肆的宗教行径,已彻底干涉他人宗教自由,十字架风波参与者却被宣判无罪,极度偏袒单一宗教,其他人民情何以堪?
还是那句老话,上梁不正下梁歪,执法不公,贪腐当道,当权者不断祭出偏差教条,市道低迷,2016磨难重重。
经济苦:万物涨价!贪污朋党大水蛭,合理化吸掉民脂民膏。
靠到巫统好山头的头目和亲属,政府部门主管,分得“本小利大”政府工程和甜头交易,几许“陈仓暗度”后,被揭露黄牛竟和豪寓发生关系,牛嫂依旧红海逃生,带领众红色娘子军,豪气干云笑到最后!
豆腐渣工程倒塌,没事,买贵了,也不怕,只要“遇人得淑”靠得权势,一切都平安无事,年年承传。
国库空虚,钱不够用,有“涨价”“抽税”这两口大井可挖,由民埋单,过后发发援助金安抚安抚。
巫青团长凯里高喊“够了够了,不要再涨了”,是内心为民请愿,还是有政治意图?只有他最清楚。
可以预见,2016年收支不平衡,物价继续攀高下,人性将走向两极化,更多社会问题浮现,市井小民生活将更苦。
交通苦:公共交通规划不良,设施不健全,就以槟城来说,民众为了工作生活,不得不买车代步,你买我买大家买,更多汽车涌上街头,偏偏道路依旧停在殖民时代,塞塞塞,车位严重不足,大家都非法泊车,阻塞交通,造成更多车祸发生。
非法泊车,引发取缔行动、锁车轮和拖车问题,衍生怨恨和冲突。
期望搭上诺亚方舟
不少精英专才和富豪,感觉大马偏差政策恶化,前途渺茫缺乏安全感,宁不回故土或申请移民,但并非人人都有这种优越条件,更多人仍在苦海浮沉,努力苦干,期望早日搭上生命中的诺亚方舟。
大马历史宛如一尊隽永的青铜雕像,永远俯瞰着“爱恨交织”风云变幻的马六甲海峡。
Negaraku绝非单一民族的独唱,而是全民的合唱,各族先民为这片土地血泪千千,白骨层层,不容抹杀。
人类像月亮,有阴暗也有光亮一面,月缺后自然月圆,我们也莫过于悲观,时局变幻无常,始终相信邪不胜正,人在做,天在看,因果循环,正能量会重返人间。
唱一首萧芳芳的“不怕苦”,苦尽必将甘来!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