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逻辑,马华苦衷

54
(杨善勇) 如今伊党已经默默成为巫统的支持者,將选票投给伊党等同于投给巫统。这一点嘛,毋庸等到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公开点出,这个国家火眼金睛的读者想必心知肚明,一早认识此等浅显不过的辩证关係。
儘管如此,虽然早前已有党员要求与伊斯兰党割席绝交,秘书长始终坚决表明,行动党必须留在雪州政府,確保伊党不会乘机作乱:「如果伊党(在雪州)落实对人民不利的政策呢?我们有必要阻止之。」
不论这是中央的策略,还是本党的政策,这一套逻辑,正是当初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解释,决议留在国阵的苦衷所在:「为了要捍卫多元种族色彩及多元体制」云云。
现在回顾这一席话,林冠英的十分担心,显然也就是廖总的九分顾虑了:国家的多元体制一旦被毁了,政府开始走向单元政策、走向种族及宗教极端,国家要落实一个多元、和谐及中庸的治国理念为时已晚。
是的,总之,双方所为,皆非为了自己的官位,而是大义的根本所在使然。但是,行动党到底打算怎样阻止盟党,就如不当家也不当权的马华想要主导政策,说实在话,终究是纸上谈兵。
卡立被黜之后,州务大臣之提名,恰是这样。行动党何曾得以阻扰得了伊斯兰党的一意孤行,甭论月亮研究中心行动主任朱迪在「伊党中委会」Whatsapp手机聊天群组建议「与巫统共组联合政府」的惊天动地?
啊呀哦囉,你说什么?问到这里,我们所得的答覆,往往就是遮遮掩掩的拉拉扯扯。
既然这样,选民想必可以谅解阿兹敏的为难之处,他不过是想要盯住那枝红杏,不会翻出墙外。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