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有多少华文中学?——叶新田、王瑞国两博士列表引起的疑云

53

《2014年世界华文教育论坛论文集》,被「前董总署理主席」形容为:「专家学者见解精闢,指引华教发展新方向」,真是「梆梆声」。但当我们实际翻阅这本论文集,往往却不是求得指引华教前路的真知灼见,反而引起阵阵疑点。

《论文集》开头篇,为「前董总主席」的开幕词,题为《马来西亚第13届大选后的时局发展与华文教育的奋斗方向》的主题演说,正文后面,附了几个表,內容展示了华教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的上「丰硕成果」。五个附表数据完全没分析和研究说明,只是放在那儿,让读者看了,自己发挥想像空间,很有意思。其中,《附表4:华文中学改制前全国华文中学的学校数量和学生人数》,让人看了,就当真要「想入非非」。(参考附表4)马来西亚华文独中的发展史的现有標准版本,是根据《教总33年》的资料整理出来的:即,独立之后,西马有华文中学70所,1962年华文中学改制风暴中,54所接受改制,16所拒绝津贴,选择成为华文独中。54所改制国中,大多数同时附设「私立中学」,1964年开始,生源日益减少,附设国中的「私立华文中学」几乎全部处于关闭边沿。1972年,胡万鐸、林晃升等等华教先辈发起「独中復兴运动」濒临灭亡的「私立华文中学」,有21所成功復兴,联同原有的16所,共37所,子所加入沙巴9所和砂拉越14所,全马合共60所。

有实物可查证

教总的资料,附上所有华文中学的清单,数据完成可以还原,有实物可查证。可是,教育部的1961年西马有132所华文中学,要还原出132所华文中学,可能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学者写华文独中,虽然有看过上述教育部的资料,却往往採用有附上学校清单,比较令人信服的教总资料。「前董总主席」既然在「指引华教发展新方向」的论文集里,选择向来自世界各地的论坛出席者,说西马曾经有过132所华文中学,他就有责任把132所华文中学身份「还原」,证明是绝对可靠和正確的数据。

以上这个表,顛覆了「正统独中史」。对于熟悉独中情况的本土人,都可能被搞糊涂。很难想像,论坛举行当日,来自世界各国,第一次接触本土华教信息的学者,是如何把正文和附表之间相互矛盾的数据消化。例如,在正文中,讲的是「全国60所华文独中」,未说明是那一年的数据,而附表却提供西马、砂拉越和沙巴三地不同年度的数据,总数加起来根本不是60,这不是要难倒世界各国的学者了吗?

同一本《论文集》的282页,有一篇王瑞国博士撰文的论文,《表3:1946年-2004年华文中学间数和学生人数》,列明从1958年起,华文中学数目年年不同的状况(参考表3)。

 

 

这个表,说是引述自《董总50年》特刊,唯未列明页数。我怀疑,这个表应是董总同事从《1938年至1967年马来西亚教育数据》整理出来的。主题演讲的附表4显示,以董总的专业水平,是会清楚註明资料出处的。所以,282页这附表,在学术上显然是犯规的。无论如何,既然1970年的数据是38,2004年的是37,显然是指西马的「华文独中」无疑了,以前的数据,指是指华文独中前身,即「华文中学」了。

1958年至1967年之间,华文中学数目上下大幅度波动,是很难想像的,民间要建立一所学校不容易,尤其是中学。新山宽柔古来分校,1999年开始建,2005年才正式迁入开课,6年建一校,1960至1961年,一年之间,增加了26所华文中学,两个星期就开了一所,听起来太搞笑了。既然是官方数据,我们不怀疑其真实性,但我们需要有进一步说明,解除我们的疑难。

《1938年至1967年马来西亚教育数据》,是有说明独立学校,有日校和夜校之分。敢情夜校也列入,怪不得会有这么多了。也就难怪檳城在谈申建新独中时,谢诗坚提出了中正夜学没人要读而宣告关闭的例子。

46华文中学失踪

王瑞国引述的这一套数字,情况可能会是很有震憾力的。例如,1963年至1970年之间,有46所华文中学失踪了。那证明了太多的东西,真的追究起「出卖华教造成华文中学消失的汉奸」,谁將负起责任呢?再说,这个表,对所谓独中復兴取得成功,是否暗示著有很大的「吹牛皮成份」呢?口口声声「董总60年来都是维护华教」,却对46所华文中学消失完全没一点「应有的反应」,难怪不该大大打折扣吗?

其实,如果1961年那132所华文中学的身份都能还原为实物,对于端正华文独中的歷史,大有裨益。但是,情况显然是我们很难「轻率造次」。华文中学的数据,无法统一,恐怕將来是会越演越乱的,搞华教搞到华文中学的歷史都弄不清楚,不是要沦为「笑柄」吗?

我开始怀疑,教育部的数据会不会有误。因为,《1979年內阁教育报告书》是有对「以华语为教学媒介的私立中学」的明確论述的,是三年初中和三年高中的模式。为了找出真象,我找到教育部的那本资料册子。找到相关的那几个表后,详细查看。整理出王瑞国的表的资料有四个表:42页表14、46页表18、54页表26及55页表27。

当我小心查阅表14和表18,给嚇呆了,两个表中的华文中学,都不实行三三制,而是由Form1到Form5的三、二五年制。按照叶、王炮打关中的標准,那是「修国民中学课程」和「考政府考试」的国民中学,是「私立国中」或「私立英文中学」,也就是不知谁是第一个「始作俑者」说的「假独中」和「偽独中」,准確的说法是「假/偽华文中学」!

我不认为是官方弄错了。因为,《1979年內阁教育报告书》就有对「以华语为教学媒介的私立中学」有明確的论述,是三年初中和三年高中的模式。五年制的华文中学,恐怕是不存在的!我更不能容忍叶、王二博士说不小心错误引用了。

叶新田和王瑞国把五年制的中学当成標准的华文中学,在世界水平的研討会中,广告全世界的学者。可是,当他们对著关中的同人时,却又假独中、偽独中的,开口就是不屑的模样。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当然要求两大博士给我们满意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