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州排队承认统考

19
(董格宁)看到徒弟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得以代表马华公会重掌教育部副部长,早前病假之后,重返岗位的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心生欢喜,鼓励有加,勉之以我党确实责无旁贷华教的课题。
说是这样,承认独中统一考试的这一条路,比起吴承恩笔下《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四人取经之路,还要艰险;或许也要历经“九九数完魔刬尽”,华教先辈开启的长征,才能成就“三三行满道归”的圆满。
505大选前两天的2013年5月3日,我们甚至一度听到时任高教部副部长的何国忠博士宣布,政府已经成立工作小组探讨承认统考,并指95%问题当时悉已解决,仅剩5%的技术问题云云。
但是,哪是什么技术问题?技术上,一方面(局部)认证中国大学的文凭,一方面仍然不愿认可统考的地位,说来匪夷所思:统考既是入学中国的条件之一,那么,政府怎么可能否决独中颁发的文凭呢?
总之,风气尽管呼号,雷声尽管激烈,一切仍在拉拉扯扯,磨蹭拖沓。只要教育部长慕尤丁一天没有亮开绿灯,统考还是妾身未明。什么时候等到“乾坤并久,日月同明,寿享长春,法身不朽”,尚未得知。
幸得砂拉越州选近在眼前,此事似有转圜之地。开始,新任首席部长阿德南甚至多次高调披露,他已与首相商讨承认统考事宜。他不敢断言首相会否批准,但是,阿德南的意志坚定:
“我也对首相说,如果在西马方面不承认统考文凭,那随你的意,不过砂拉越这里是想要的。(Saya cakap kalau kamu tak mahu kasih Malaya sana, itu suka hati kamu, Sarawak kita mahu lah.)”
不吝溢美之词的好话一一说完,然后呢?人在国会回答民主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提问,第二教育部长依德里斯朱索说:“统考不合1996年教育法令,因此政府目前不能承认之”。
人联党资深领袖邓伦奇律师前不久公开演讲,受询点评,到底心存保留:州政府有权承认统考文凭,为砂州公务员录取条件之一,不过个别的福利,诸如退休金,则属联邦政府权。
“维护宪法上赋予砂拉越州的权益”华语论坛口头问答,邓律师说得明明白白,一丝都没遮掩:本地国立大专并不接受统考文凭入学,联邦政府公职也不接受,这是事实。
那么,可行吗?邓伦奇律师的意思,虽然婉转,意思明确,思之自明:“这当中的确有一定的难度所在。 ”说是“一定”,当然是客气话了。追溯华教前辈的奋斗,大家当能体会确实的难度所在,绝不可能一蹴而成。
说到底,都是不合时宜的政策之桎梏,所造成的积弊。国际迈向了全球化,这个国家的领袖之思维,始终滞留在单元的羊肠小径,越走越窄。他们完全没有觉察,多元乃是国家的资产,也是增强国力的不二法门。
结果,一个个来自南中国海两岸的独中生不得不背井离乡,留学海外。毕业之后,他们当中不少人,也留在当地工作。年年月月,人才之流失,精英的出走,千千万万。开出闪碟之大业的潘健成,不过茫茫人海当中一人。
所幸算计选票,砂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医生在董总主席刘利民陪同宣布,砂州首长阿迪南沙登已经同意,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从今以后,砂州独中生可以成为砂州政府公务员、申请马砂大学、砂拉越基金局的奖贷学金,还有入读私立高等学府。
虽然细节详情尚需白纸黑字的宪报通令确认,这般大选前的好消息也算是华教运动的一小步了。见贤思齐,不知半岛各州的领导,能否择善从之,排队效仿,落实承诺,让独中的教育开花,也让独中的文凭结果?
原载《光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