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反风吹不起?

18
(郑名烈)新加坡大选成绩出炉了,在野党大热倒灶,不仅没能攻下东海岸集选区,如切、凤山、波东巴西等上届已打下四成以上支持率的单选区,还丟失补选中狂胜的榜鹅东议席。不单如此,就连阿裕尼集选区也贏得惊险,只需再1﹪支持者转向就让行动党重夺江山了。
从议席上,在野党维持了上一届大选的席位,但在得票率则退回3成的水平。其中波东巴西从有望胜出,却只得三成三的支持率,彻彻底底將詹时中打下的基础连根拔起,果真应验証了新加坡坊间调侃詹时中是「暂时冻」(闽南语的意思为暂时稳住)。
剖析起来,行动党能大胜的原因,不外是「掌握资源,顺势操作,外加苦肉计」。新加坡版图小,执政半世纪的行动党对人民的想法掌握的一清二楚,岂有不 知民意往那里走的道理?理解了基本数据后,如何去诱导媒体、如何激发中间选民的危机感,那已是战术操作的范筹了。操作成熟的选举机器在关键时代必定產生很 大的作用。
在选前两天,新加坡的地下赌盘开出了所有选区的得票结果预测,反对党可大胜5个单选区和2个集选区。这样的「成绩」对新加坡社会而言是个八级以上的大地震。
对行动党的支持者而言因为强大的危机感之下,必定会忧心忡忡而替行动党拉票,再加上反对党群眾大会那种人山人海的气势,更坚定了那些爱党者在最后关头为党出力的意志,中间选民恰好是他们积极拉拢的对象。
当然,有一个发人省思之处,既然新加坡是一个法律严明的国家,怎会让地下赌盘在紧要关头任意流传扰乱民心呢?这点让人留下无限想像的空间。
另外,新移民对行动党的力挺亦是个后者狂胜的要因。虽然主要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和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存在著一些矛盾,但土生的新加坡人对政府不满者主 要来自草根中下阶层,上流社会和专业人士仍然是行动党的铁票。整体选民分成三块,行动党最后还是掌握了其中的两块,因而能够製造「逆转」的局面。
从今天的投票结果进行反思,新移民的引进应该不仅仅是带来技术和资金的经济考量,选票应该是另一个重要的附加价值吧?整体而言,反对党虽然支持率退回了三成的基本盘,但这也是行动党挖不走的铁票。反之,如何处理新移民和土生土长者日渐扩大的隔阂,才是行动党当务之急。
有位旅居新加坡多年的学界朋友就这么描绘新移民的处境:「在新加坡经常被当地人问起来新加坡多少年了?告知他们答案之后,问者往往就会以居高临下外加期待的神情再问:「呆这么久了,那应该早就是公民了吧?」
那语气、那神情像极了是在问一个在主人家呆久了的丫头:「应该早就升格为成姨太太了吧?」好像成了姨太太就是最高的赏赐了。新移民对政府会感恩,但土生土长者则可能会因感受社会多了竞爭者而对政府產生不满。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新旧移民问题,未能会牵动选票走向。来届大选,行动党支持率依旧火红?那就要看民生问题、经济问题的处理。政治,反而不是新加坡的首要问题。
原载《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