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缘“阅兵”也是憾

1

(刘汉良)如果董总没闹分裂,叶新田或许仍稳当董总主席,而他可荣幸地偕同我国其他华团领袖飞赴北京,应邀出席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週年系列活动,尤其是上週四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九三”大阅兵。

根据报章报道,在受邀的逾50位我国华团领袖及华商的名单中,“独缺”叶新田,也不见有任何一位董总代表在列,包括来自声称已“夺权”成功的所谓挑战派,而教总主席王超群则有缘赴会,儼然成了华教团体的“唯一”代表。

董总若是未获中国方面的邀请,看来与董总内乱的局面至今仍未明朗化有关,让对方不知“请帖”应发给谁,也可视為不愿捲入有关纷争,一定程度上贯彻“不干涉大马(华社)内政”的原则立场。

无论如何,董总“被缺席”这个深具歷史性意义的对外活动,可说是“咎”由自取,确是拜董总乱到没完斗得没了所“赐”。

理应受邀却未受邀,这样的结果不仅有损董总的形象及其几十年来在我国华社的代表性,更可能让叶新田此生有“憾”。

须尊重歷史还原真相

身為“老左”的叶新田,相信他与另一位目前被视為前左派阵营的“精神领袖”,这回以马中友好协会秘书长身份应邀“阅兵”的陈凯希那样,多麼的殷切“见证”这歷史性一刻,不啻是所有前左派人士身怀的“红色神州情意结”。

很不幸的是,有跡象显示,由於董总的内部矛盾演变為“敌我矛盾”,以致长期支持华教运动的前左派阵营(包括前马共成员)闹分裂,并一度出现相互“斗倒斗臭”的局面,让人痛心疾首,而与陈凯希闹翻的叶新田则被指应负起一定责任。

再说回我国华社领袖这次应邀出席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活动,也是理所当然的,归因於自1937年7月7日芦沟桥事变掀起中国全面抗日战争后,当时马来亚包括新加坡的华侨即投入支援中国抗日救亡运动,尤其是南侨机工勇赴前线支援抗战(运输军需物质)尤為可歌可泣,这意味我国华社对中国抗战胜利功不可没。

自日本蝗军入侵后,马来亚包括新加坡遂成為另一个抗日的重要战场,各族人民尤其是马来亚人民抗日军进行三年零八个月的浴血奋战,同样构成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所以大马政府也理所当然地受邀出席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活动。

美中不足的是,我国首相纳吉并未亲自赴会,仅派出特使级代表,如此安排或许不无道理,显然与政治因素分不开,关键在於领导我国人民抗日护国保家园的是马来亚共產党,而这个事实与真相却被官方歷史所否定。

正因為如此,即使《合艾和平协议》签署至今已26年,但大马政府仍拒绝公开承认及接受曾长期抗日抗英的马共,為国家独立事业所作出的贡献。

由此可见,中国这回纪念抗战胜利的主题“铭记歷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也可啟示我国当权者须尊重歷史,还原真相。

原载《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266665?t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