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天堂,大选贏家

32
(杨善勇)坐在新加坡河畔那间酒店的咖啡厅,环滁之处,皆是一座座林立的高级公寓,高贵,典雅,现代。酒店和对岸之间衔接了小桥,清晨和傍晚,常有不少人跑步,遛狗。
入夜时分,社区灯火渐渐暗了,无线网络的讯號仍在发射。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个个行人和一对对情侣,散步其间,放下白天的疲惫,好好地鬆懈鬆懈,舒適,悠閒,自在。
那样的一道景观,说来有点欧洲,乾净而安全。而且,还是一个综合全球的枢纽,该有的嘛,这里全有了。单就吃的,中餐的美食,日韩的料理,西餐的佳餚,只要有钱,任你选择。
但是,摩登的背后,仍然藏有一些难掩的忧鬱。那是前一代领导居安思危一再提醒的,也是文化因素所造就的。身在那里打工的挚友总爱提起年前调查的发现,调侃新加坡人不是不快乐(Unhappy),而是不够快乐(under happy)。
那么,介于快乐和不够快乐之间,新加坡到底缺乏什么,Apa Singaporean mahu?撇开政治不提,对週遭的不少市井百姓而言,生活的素质,经济的稳定,大概接近天堂的水平,难怪部长林瑞生也得意忘形,出口肆无忌惮了!
然则,工人党首场群眾大会的万人空巷,到底流露一些民间口水。新人黄富荣所言,当是心声:物价、车费、房价都很昂贵。儘管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从2000年的2300元增至当前的3000元,可是新建组屋的售价也疾速翻了一倍。
这些当然是耳熟能详,感同身受的体验;倒是参与义顺集选区的罗秀雯不认同精英主义的演讲,流露新加坡治国的教育政策急需审思了:这里的医生確是第一流的,迨无异议,然则,等而下之的护士呢?
儘管这样,比起护士的素质当上医生的咄咄怪闻,「人尽其才」推动新加坡的进步。独立建国50年的这个大选,人民行动党旗下的代表,想必还是选民首选的大贏家。不过,经歷康雍乾的三代盛世,第四代领导的挑战恐怕才刚刚开始。
原载《东方日报